2020暑假最不能錯過的電影影評:從《翻供》看我們與惡的距離

by hans

  韓片《翻供》自上映以來票房已突破千萬,可說是在台灣創下極佳成績。電影內容不僅在劇情走向安排上頗受好評,角色情緒呈現及意義傳達更是深深挑動內心,隨著事件的越演越烈而觸動著觀眾每一吋神經。

 

翻供

*來源:Sony Pictures索尼影業

  在懸疑、緊湊的節奏下,電影中的每個情節就顯得重要,破案過程中幾乎都需要觀眾去回溯細節,才能使呼之欲出的結果更為驚人。而異於以往推理電影的角色設定,這次的受害者非主角的案主又亦或是生活周邊人物,反倒是以自身親人(女主角母親)為中心,並以被告的身分接受審判,牽扯起一起離奇的毒殺案件:被害者死狀淒慘,倖免於難的也奄奄一息,在影片的開頭便讓觀眾不禁感到憤慨,到底為何有人會下此毒手,甚至還是發生純樸的鄉村之中!

 

翻供
*來源:Yahoo電影

  這樣的破題發展自然是震撼的,但詭譎的還是整起事件竟僅以微薄證據及預設立場去指控被告,並在「不知名的壓力」下欲草草了結此案。然隨著女主角安貞仁(申惠善 飾)的抽絲剝繭,答案也一一顯明,但權衡於陰影的脅迫,幾次都令她遊走在死亡邊緣,甚至是讓母親蔡花子(裴宗玉 飾)背負更重的指控;正義的執行又似乎僅為權貴服務,以高姿態懲罰了手無寸鐵的弱勢。

 

  談到這裡,我們不禁想問,在扭曲的事實當中,這些「陰暗面」又為何不顧一切的想把一個剛喪夫、兒子自閉、女兒離家,晚年岌岌可危的女人毀的面目全非呢?甚至蔡花子又到底是基於什麼理由,成為案件的引爆人物呢?要說清楚答案,我們可能就要從細節中討論某些現象:

 

│「權」與「利」,財大氣粗壓死人:秋仁卉市長(許峻豪 飾)的出現

 


*來源:Yahoo電影

 

  高級轎車、坐後排右側、有人幫忙開門、體面衣著…大抵透過前面幾處,在台詞尚未開始時便開始鋪陳起這個角色的身分地位;在秋市長抵達喪家準備弔唁時,在場的人又無不以畢恭畢敬、高呼讚揚的方式去應對這位大人物,從中更烘托人設上要傳達的有權有勢。

  有些台詞上也很有意思,我們可以從下面幾處來看看:

 

  「道知事,最近在忙選舉的事吧,您怎麼來了。」「叫什麼道知事啊,我好不容易才在選舉中獲選。」

 

  「來來來來,為了秋仁卉市長當選道知事..「在葬禮上怎麼能乾杯呢?無知和貧窮的本性還真是藏不住。」

 

  不難看出秋市長在表現上雖然小心,但言談中卻以自傲、鄙視、虛情假意、自命清高的態度與人應對,城府極深。在權勢及名氣的官場打轉,縱然他可能曾經善良、重情重義,然隨著利益當頭,在升職的道路上不得不去踏著他人屍體上位。蔡花子的悲劇確實就是犧牲品,當權貴打壓弱勢,近乎是沒機會反擊,讓正義為事實發聲。

 

  在電影中最讓人憤恨的,大抵就是秋市長買通了司法人員、律師及有關人士,搶奪證據、顛倒是非、利誘詐取、以親人安全要脅蔡花子簽下認罪書,在法庭上獨斷定案。若非女主角的律師身分,或許也很難守得雲開見月明,更甚是讓人思考,在公義本身是不是會隨著權利的操拿而淪為傷害他人的利器呢?

 

屈迫家庭暴力與男女地位,內心煎熬也是慢性殺手:丈夫對家庭的影響

  倒轉貞仁回憶,家的雛形本身就是模糊而疏離的,甚至還沒有甚麼溫度。父親長期暴力、重男輕女,母親懦弱卑微,而弟弟則患有自閉症,在這樣的家庭下成長,很難見得能對女主貞仁的人格培養起到什麼好作用。

 


*來源:Yahoo電影

 

「這個眼神,我說過不准你這樣瞪著我,每次看到你這個臭丫頭我就會胡思亂想,害我心情非常不好。」在親手撕掉首爾大學的推薦信後,父親打了貞仁一巴掌,憤恨的這麼說。

 

「姊,宗秀的病是因為你嗎?爸爸每次都這麼說,是你把宗秀變成了白痴。」弟弟宗秀癡傻的看著貞仁,一臉認真的說。

 

  「你這臭女人,丈夫說話呢,竟然還敢插嘴。」父親痛打了母親,母親痛楚的哀號著。

 

  從很多細節看來,父親近乎是將家庭作為了出氣筒,以暴力狠狠的箝制著母親及貞仁的生活;嚴重的男女歧視硬生生掐斷了親子關係,在貞仁的印象裡是陰影也是惡夢。或許他是怪罪弟弟宗秀的殘缺,也怪罪老天不公讓他的事業瀕臨瓶頸,但自私及理性淪喪,都讓家庭裂縫愈趨明顯。

 

  但所謂為母則強,花子又在中間展現了甚麼呢?她確實是愛孩子的,不過在丈夫的壓力之下,她不得不用卑屈的方式取得平衡,既緩解丈夫的情緒,又可以保護孩子。觀眾可能在起初會很難理解花子的做法,但隨著劇情的推演,另一起真相卻讓人不禁為之動容,感念起這個堅強的母親為孩子的犧牲奉獻。

 

  家庭暴力在現代社會幾近是屢見不鮮,隨著父母情緒及舉動的施壓,讓孩子容易在不安定的情緒下生長,往往造成更大的憾事發生。親情的存在並非是成為無盡的勒索,又或是以附屬品做定義,最重要的是在承諾、愛的基礎下,為至親無私付出。

 

社會標籤的類推,讓疾病污名化:從安宗秀(洪慶 飾)的自閉到蔡花子的失智

 


*來源:Sony Pictures索尼影業

 

   疾病的生成對人類而言算來平常不過,小從感冒大到癌症,多少是會碰觸到的問題;然若延伸至精神疾病及腦部退化,這樣的情形就顯得不這麼令人感同身受。從劇中的宗秀到花子,這對苦命母子就因後者病症而嚐盡人間冷暖。

 

  兩人病徵雖不近相同,但共同點都是活在自我的世界,僅對在意的人物感到關心。從法庭上的俯首認罪到證詞提供,有心人士便是抓住了他們的弱點來大做文章,並就病徵的醜態(失控、不理性、具攻擊性)來渲染事實。承認的作法弱化了真實性,大眾及權貴的壓力又加快了案件定論,很難會以「病」的情形多做人道性的考量。

 

翻供
*來源:Yahoo電影

 

    「哎呀,我得回家啊,哎呀,我還得給宗秀做飯呢。」花子神色迷茫,全然沒注意到尿液已浸濕了褲管。

 

  「在警方審訊過程中,被告已經承認全部罪行,那我們還需要舉證什麼呢?」辛檢察官半諷刺的看著貞仁,不懂事實都擺在眼前了,貞仁還有什麼好辯解的。

 

    「被揍一次的話要還兩次,不要被打要還手,媽媽告訴我的。」宗秀口中呢喃唸著。

 

  從言談間不難見得母親對兒子滿滿的愛,縱使彼此都因心智缺陷深陷於罪刑的泥沼當中,但掛念之情卻是綿延不盡,更甚是散發人性最後的光輝。大抵因著如此,當觀者看到花子被控入獄,才會如此揪心難受吧!病的本身並不是犯罪的溫床,也不該被當作對社會的傷害,比及不友善的歧視,給予愛、支持、理解及尊重才更為重要。

 

  連結至當今社會,去標籤化的議題也隨著多部影片取材而逐漸被重視討論,在未來也有很長一段路要走。花子與宗秀雖然最終迎向了新生,但過往的惡意攻擊其實仍是心口的一道長疤,很是令人傷感。

 


*來源:Yahoo電影

  《翻供》這次的題材多元,濃縮了不少社會現象來誘發觀眾思考;與惡的距離或許很遠,但人往往在貪嗔癡惡間迷惘,進而在不知不覺的情況與惡並行。此劇不失為啟發性好片,或許觀眾能藉由情節,更從中有所收穫。

 

 

by 溫蒂貓.

點此看更多影劇評論

 

其他人還看了下列文章

留言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