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on》:家的模樣

by sunny
1 views

雖然《Run on》是一部浪漫愛情劇,但在「家」這個主題琢磨很深,無論是主角們的「家」型態都不同,更是跟我們以往學習的由父母與孩子組成的家庭已經有很大的變化,這就是現在社會真正的模樣啊。

《Run on》

圖片來源:JTBC Drama

丨薇朱的家:一人成家

薇朱是孤兒這件事很晚才被揭露,因為她也不像刻板印象的孤兒那樣,過度自怨自艾或過度熱心,照薇朱的說法,她只是因為只有自己一個人,所以沒有退路。

老實說這整部劇裡我最厭煩的是開頭,薇朱跟教授爭吵又回頭苦苦哀求,畢竟沒有人喜歡主角居於弱勢、沒有尊嚴。但看完整部劇,再回過頭來看,薇朱的這段遭遇又十分合情合理,如果不是像薇朱這樣毫無畏懼、洞悉人性,根本不可能看穿善謙,在他需要的時候給他幫助(說到這裡我又好喜歡善謙總是用崇拜的眼神看薇朱,因為薇朱就是這麼值得驕傲)她能退能進、只為自己的人生負責,所以沒什麼不能放下的,尊嚴也沒有那麼高貴。

比起丹雅總是逞強,薇朱的堅強更像是本能。想到薇朱我總是能想起她在當片場翻譯,在醫院打了點滴後,善謙載她從醫院回旅館時,她說起自己在生病時喊媽媽只是想模仿,想讓自己看起來不奇怪,雖然只是描述,但從她的話語裡似乎能看見一個小孩在噪雜的病房裡,痛苦卻孤立無援的樣子。那樣雲淡風輕的樣子,像是已經很明白極大的痛苦是什麼樣子。

所以第4集在濟州島,薇朱要幫禹植翻譯前,善謙要她在翻譯時刪去自己幫助禹植的內容,薇朱教訓他:「你知道你現在看起來像什麼嗎!像是對痛苦習以為常的人,你怎麼會不重要?在我心裡你最重要!」

對啊,比起善謙總是默默忍受,薇朱更明白什麼該忍、什麼不該,因為她只有一個人,也只能靠保護自己。薇朱跟玫伊的關係讓人十分羨慕,玫伊對薇朱來說是媽媽、是朋友、是姐妹、是工作夥伴,玫伊在薇朱憂鬱時會帶她做菜,在薇朱鑽牛角尖時會給她建議,在工作上薇朱跟玫伊也能不時合體出擊。我非常喜歡第13集,薇朱跟善謙短暫分手時,玫伊幫薇朱接洽了善謙媽媽電影的翻譯,玫伊基於擔心問薇朱會不會因此又被善謙爸爸為難,薇朱因此發了一頓火, 還因此甩頭就走,但沒過多久就回過頭來,為了自己的情緒化跟玫伊道歉。

「你對那傢伙也會這樣嗎?馬上就認錯道歉?」玫伊指的是善謙。

「當然不一樣,如果想跟妳相處一輩子,做錯事當然要馬上道歉、和好。」

對啊,如果所有人都能明白,情緒總會過去、尊嚴沒什麼了不起,維持關係往往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不想一路走到渺無人煙、如果真的有人對你是重要的。

《Run on》

圖片來源:JTBC Drama

丨善謙的家:何以為家

說起來善謙的家庭是最完整的,甚至在外界看來是一副父慈子孝的樣子,但我總會想到善謙媽媽在片場和善謙聊過去,說她以為孩子都像善謙一樣好養,溫和又聽話的,然後每一個人都從年紀小的善謙身邊路過,爸爸、媽媽、姐姐,最後只留善謙一個人在空無一人的房間。

善謙有一個家,但那只是房子,所以他長大後把飯店當成家,反正也沒有什麼不同。

善謙和薇朱少有的幾次吵架裡,就有一次是因為玫伊和薇朱要到片場工作幾個禮拜,沒有人的地方不算家,所以善謙只知道在晚上跑出去散心,像是小朋友鬧脾氣,也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難過那樣。

善謙的家很晚才發揮作用,那是在善謙爸爸連女兒都可以拿來抹黑時,善謙打電話給媽媽告狀,讓媽媽遏止爸爸,姊姊問他這樣不會太幼稚了嗎?善謙說:「通常爸爸做錯事,小孩子都會跟媽媽告狀的。」

對啊,大人的事讓大人解決,為什麼他們總是要扛在肩上、一直隱忍。

《Run on》

圖片來源:JTBC Drama

丨映禾的家:開放的家

   所以後來善謙搬去映禾家。映禾家很奇妙,是所謂的屋塔房,門彷彿隨時開著,原先是高睿駿喝了酒就會來找他,高睿璨時不時來家裡玩,最後連善謙都住進來(睡在沙發上)。善謙是所有人裡最普通的,考上首爾的大學所以租屋,自己一個人住也無聊,就會找朋友來家裡玩,是一個非常天真、開朗又樂觀,全身閃閃發光的人。

說起映禾的家,就會想到卡式爐,映禾一直想著自己住在屋頂,有這麼好的風景跟場地,如果能和大家一起烤肉就好了,但是繳完學費就沒有多餘的錢。映禾的貧窮是很細節的,打工、畫畫讓他根本沒有心力整理房子,還了丹雅手鍊的錢就沒有錢繳房租,生活沒有餘裕卻總是這麼開朗,讓人忘記他只是一個住在屋塔房、爸媽在鄉下養蜂的普通年輕人,他認真追夢卻也知道遙不可及。

「要不要我幫你實現夢想?」丹雅在映禾家鄉海岸邊吹著海風問他。

本來是一個富家女與貧窮男的故事,卻在這一刻有所不同,丹雅是真的懂他的才華,是看見他畫裡靈魂的伯樂,比起施捨,丹雅給的是理解、是認同,是他此行的終點。

《Run on》

圖片來源:JTBC Drama

丨丹雅的家:支離破碎的家

丹雅家的小孩有三個,三個人的媽媽都不一樣,真是傳統財閥家庭的錯綜複雜。但每次看到關於丹雅的家庭,總會讓我忍不住流淚。

丹雅的逞強一開始讓她看起來至少討人厭的富家女,但隨著劇情推進,漸漸能看出她每一次輕蔑的笑都是因為曾經受過傷,她的謊言、咄咄逼人,都是為了先一步保護自己,因為就連最親的人都無時無刻想著要傷害她。

對泰雄的排斥也來自於此,比起多一個競爭對手,她更害怕的是放感情會受傷、不想讓泰雄捲入爭端,第8集她問泰雄為什麼偏偏生在這個家?

為什麼需要愛的你,會生在這個不能給你愛,只會給你傷害的家?這大概是丹雅沒有說出口的後話。

在15集最後,丹雅接到電話跟映禾告別,語重心長的跟他說:「不是所有父母都會無條件愛他的子女。」再對比病榻上,丹雅父親蒼老了許多的臉,父親也後悔過吧?

「丹雅,我愛過你。」丹雅的父親說。

「你想要怎樣?」在跟父親的溝通裡似乎永遠利益交換的丹雅這樣問。

「我只是想告訴你。」

所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吧?在子女受過這麼多傷害之後,丹雅父親想用這句話當作最後一句話。

「家」就是這樣啊,有的時候讓人無可奈何、有的時候讓人想逃走、有的時候讓人互相傷害,但最終還是會把人們聚攏起來、互相分享溫暖。

Shademin

 ☞點此看更多影劇評論

其他人還看了下列文章

留言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