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on》第01-16集:探討女權主義與多元性別

by sunny
5 views

|前言

這篇文章是《Run on》最後一篇,《Run on》裡關於性別的細節,其實是除了這部劇本身帶給我的力量外,我十分推薦這部劇的原因,《Run on》裡的每段關係都跳脫傳統性別刻板印象,而且在丹雅身上也直白的帶出不少多元性別的基本觀念,這種劇情在主流韓劇裡前所未有,對於性別議題保守、傳統的韓國來說,非常讓人眼睛一亮。

《Run on》

圖片來源:Run on 官網

|性別氣質

講到性別氣質不免跟性別刻板印象扯上關連,「男性陽剛、女性陰柔」這種傳統的性別氣質分類不僅十分過時,也落入性別二分法的巢臼裡。性別跟個人特質沒有正相關,而且人的特質往往複雜且多變,用性別來分類是毫無意義的。

就拿善謙來說,善謙一直是比較內向、溫和的人,在跟薇朱的關係裡,薇朱是十分有保護慾的人,總是把善謙當成孩子,善謙喜歡被帶著前進、被保護的感覺,在看這部劇的時候,我們不會感覺善謙懦弱、不是個男人,兩個人的關係是平等的,只是薇朱更擅長做決定而已。

薇朱的個性也完全跟陽剛搆不上邊,她只是在合理的範圍有勇氣的執行她的決定,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第13集,為了幫助善謙在田徑隊帶的學生秀蘋,她甚至帶著磚頭作勢砸車要幫秀蘋討回公道,這樣是陽剛嗎?陽剛到底是什麼呢?

但劇裡關於性別氣質我最喜歡的角色設定是高睿駿,刻板印象裡總會把男同性戀設定成娘娘腔,電視劇裡不是女主角的閨密就是翹著小指行為乖張的人,我們只有在BL或男同性戀作品裡才有可能看到個性與常人無異的同性戀。但《Run on》有高睿駿!一開始普普通通的配角,看起來就只是映禾非常好的大學朋友,後來才從丹雅的詢問知道高睿駿一直喜歡映禾,此時才串起關聯,原來高睿璨總問映禾有沒有初戀女友是想幫哥哥套口風,高睿駿酒醉來找映禾可能就是想排解單戀的憂鬱,原來男同性戀就像高睿駿一樣可以是身邊的朋友,原來男同性戀可以不用這麼刻板,原來這麼邊緣的角色也可以充滿細節。

《Run on》

圖片來源:Run on 官網

|女性主義

女性主義是關於平等的,雖然權利的爭取本來就是一場有得有失的戰爭,但我始終認為讓女性的權利被關注,才能擁抱更多多元的聲音,讓世界邁向新的局面。《Run on》可以談的例子非常多,我只能盡量舉幾個例子說明。

首先是第一集在電影首映會完的慶功宴,薇朱被叫到教授的酒桌前,完全就是一連串典型的女性困境展現,從聊到學生時期「義務」幫忙到教授每一句話都在打壓薇朱的實力與努力(還藉著身分挑釁薇朱),最後薇朱受不了教授的mansplain抱怨了幾句,教授覺得薇朱一直不肯乖乖低頭,加上誤聽了薇朱的意思非常生氣,開始教訓薇朱:「不要以為你們女翻譯員仗著自己有幾分姿色就為所欲為。」

 

一切正式爆發。

無論是酒局、聚會,這種帶著鞏固自身權威、鞏固男性霸權的橋段如常上演,大部分的人就是這樣忍耐著,想著有誰能來緩和氣氛或者巧妙的轉移話題,但通常就這樣直到教授醉倒或整個聚會結束。在《Run on》裡,吳薇朱展現了反抗的結果:被教授取消座談會的案子。對於掌權者來說易如反掌,但對以接案為生的人來說是非常大的打擊,很多人會誤把受害者當成需要檢討的對象,覺得「這是她做這種工作的代價」、「乖乖聽話不就好了嗎?」但到底有誰生來就要忍受這些?代價難道不是掌權者決定的嗎?我們就該毫無底線?(這裡是以掌權者及受害者來比喻,但其實大部分的掌權者都是男性,《Run on》裡男性的權力傳承也是被鞏固的,像是教授與導演。)

另外一個例子是丹雅,一出生就是極不平等的戰爭,因為性別是女性,直接被推遲出生日期,繼承人的位置就這樣拱手讓人,在劇裡她不特別提到「因為自己是女生」,她只說本來是自己的東西卻一再被奪走,儘管父親看重她,但她始終要把自己的權力、自己辦的活動親手讓給一事無成的哥哥,她生來就要爭、父親不愛她,說到底造就這些命運、這種個性都只因為她是女生。

說完女性的社會處境、女性的社會地位後,接下來就是女性的自我實現。最棒的例子是陸智宇。我真的好高興在《Run on》裡認識了薇朱、丹雅、陸智宇這幾個勇敢又自信的女性。能創造出陸智宇這個角色,相信編劇也是充滿勇氣的,因為她是一個可以「放下家庭」的人。

前陣子看了一本書叫《第二輪班:那些性別革命尚未完成的事》,女性在獲得工作權後,雖然取得了整個社會的重視,但也加長她們的工時,因為社會仍期望她們完成家務,於是除了工作,晚上做家事便成為她們無法拒絕的第二份工作,龐雜的家務變成她們工作效率不佳的主因,於是男性們又趁隙想把女性關回家裡(就算女性仍致力在外工作,仍能幫男性減輕不少家庭負擔),最終仍是女性的自我壓迫與男性的單方面獲利。

陸智宇是一個知名的女演員,她努力於她的工作,而且得到相應的成就,嫁了一個尊重她工作的議員,她不愁吃穿、不必擔心家計問題、子女出色,看起來十分成功,但背後是什麼呢?

她有良好的家世背景、賺很多錢,為她換到免除家務的籌碼,但她的家世讓她無法逃脫宿命,她得被「交易」給有社經地位的議員,才是「門當戶對」的婚營。而她的工作成果——知名度,也成為議員獲得社會信賴的工具。她專心追求工作成就,讓子女在毫無關愛的環境長大(這怎麼會只是母親的責任),孩子甚至成為被父親利用的工具。

我始終記得第8集陸智宇在片場跟善謙的對話,她繁忙的工作沒有給她學習當媽媽的機會,孩子就這樣長大了,她慶幸又抱歉,但對於她所得的成就她並不後悔。第14集奇政道要選總統,要她空出行程,她直接跟他說:「我才是我人生的主角。你不要想把我當成能隨意擺弄的道具。」第16集奇政道的腦筋動到奇銀妃身上,要利用她的緋聞幫自己拉抬聲勢,陸智宇知道之後大發雷霆,沒有愛情的婚姻真的一點情面也不必留了,也就只有陸智宇這樣有成就、有家底的人才有足夠的力量反抗,這種帥氣,換做一般的女性很難拿得出手。

《Run on》

圖片來源:Run on 官網

|出櫃

最後想談談出櫃這個主題,敢在韓國談出櫃真的很佩服編劇。

一開始出櫃是出現在丹雅的嘴裡,以前父親總逼著她結婚時,她就跟父親說她喜歡女生,靠著「假出櫃」來躲避結婚,這種情節安排讓「出櫃」溫和許多。但丹雅的父親仍是那種會說出「只要結婚就能矯正同性戀」的人。

一直把「性取向」當成工具的丹雅,是直到遇見高睿駿才改觀,因為高睿駿是真正的同性戀,第一次見面她就輕蔑的直接在工作場合問他是不是喜歡映禾(丹雅這種不把任何事當回事的個性,是直到父親過世才有改善)。

高睿駿的出櫃跟高睿燦的「出櫃」當然是不同層次的,但編劇巧妙的把他們擺在一起,剛好和第6集丹雅教訓哥哥,跟爸爸告狀自己去踢足球並不是「出櫃」,「與性別、性取向相關的事未經他人許可而暴露」才叫做出櫃。

睿燦瞞著媽媽練習拳擊只是導火線,真正讓家庭關係出現危機的是高睿駿的出櫃,但整部劇把出櫃過程處理得很溫馨(甚至有點夢幻),因為睿燦很早就知道了,所以還好有妹妹陪伴在睿駿身邊。在睿駿終於收拾好情緒後,也告訴映禾單戀過他的事,用了「一幅畫的完成」做比喻,映禾給了他一個理解又心疼的擁抱(睿駿真的遇到很多好人),最重要的還是丹雅的道歉,從來不把別人當回事的丹雅在買咖啡時跟睿駿道了歉,出櫃對同性戀來說並不是「喜不喜歡」這麼容易的事,在承認這件事之前,他們要先面對這個社會的眼光、家人的理解,「出櫃」在韓國社會裡無法只有簡單的愛與不愛,對很多同性戀來說甚至是關乎性命安全的。

丹雅是這樣說的:「我曾經對家人假出櫃過,出櫃對某個人來說可能是一生的枷鎖,我卻把它當成藉口,對不起。」

這更像是對所有的同性戀的體諒與致歉。能在韓國戲劇裡看到這麼溫柔的理解真的很感動。

這是一部隨著時間推移,逐漸互相理解、互相尊重,並為對方的困境多加體諒的劇,如果每個人都能從劇裡感覺到被理解、被體諒就好了,如果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能這樣就好了。

 「希望纖細又敏感的人能夠過得很好,希望溫柔的人不要被當成傻瓜。」

點此看更多影劇評論

 

 

其他人還看了下列文章

留言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