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色刑事組》 第二集:劇情發展

by emma
1 views

前情提要

《鴉色刑事組》入間告訴千鶴,要當烏鴉,要當一隻一形的烏鴉。說完便走了,留下不解的千鶴…

時間回到11年前,駒沢跟入間在一艘船上,駒沢指著一個東西並跟入間說「如果你要把這個扔了的話,我有一個請求,就是我希望你去當法官,然後總有一天,由你來親自審判,這個國家的司法。」

 

劇情發展

這次的案件是一個料理研究家深瀬瑤子,因搖晃自己的小孩導致他嬰兒搖晃症候群(Shaken baby syndrome, SBS),所以被判2年6個月傷害罪後,再上訴到東京地方法院第一刑事部。原審法官是人事部長的兒子,千鶴剛好從人事部長那接下要盯好入間的任務;所以對千鶴來說很尷尬,她不想得罪上司的兒子,但又不能不依照駒沢部長的命令來合議審理此案件。此案也是由入間做主審法官。

第一次公開重審,深瀨小姐堅持自己沒有虐待小孩;入間聽完後微笑了一下,轉向問檢察官SBS的力道跟程度大概是多大。經過千鶴的幫助下,入間直接在審理時體會到了搖晃的程度,並判定這樣搖晃的程度絕對是虐待。然後就換嬰兒的主治醫生以證人身分被問,他說他覺得就算請10個相關的專家來也會同意他的診斷是沒錯的。所以入間決定要請10個相關醫生來法院作證。休庭後,人事部長兒子,也就是此案原判的法官香田隆久就來對入間施壓,跟他說做為一個法官,是不允許犯錯的,還請他記住這點。

第二次公開重審,請來的10位專家一致告訴入間,這個診斷可能有三天的時間差。所以入間立刻行使職權,又要親自去調查到底這三天寶寶經歷過什麼。深瀨先生先請入間跟千鶴來家裡聊聊,他有提到一個人是在三天前有接觸過寶寶的幼兒園保母老師,她剛好也是深瀨先生的前女友,雖然覺得對方不會這麼對自己的孩子做出這些事,但還是認為要把這件事告訴兩位法官比較好。所以保母兼前任的小野田祥子在下一次的審判也會被傳喚作證人。

《鴉色刑事組》 第二集:劇情發展

深瀨小姐

圖片來源: イチケイのカラス – フジテレビ 官方網站

 

千鶴跟入間在深瀨先生家問話到一半時,香田隆久就又打給她約她出來吃飯,但實際上是施壓。假如這次千鶴沒有阻止入間亂來的話,被貶官也有可能。千鶴回到法官宿舍,本要睡覺時,又一直想到這些煩惱到睡不著;所以又去敲了入間的門。請他獨自審理就好,她想要明則保身,退出合議審理。但入間跟她說了一個故事,總而言之就是當法官在審判時,相反的自己也在被審判。他只是想做出50年後都不後悔的判決,而且當法官這麼有趣的事,千鶴竟然要退出,不覺得太可惜嗎?千鶴覺得沒法跟入間溝通就放棄的回自己房了。

隔天一早,千鶴就在法院審理那些被擱置太久的案子,因為她來這的本業就是要提高績效。駒沢部長也到了,跟千鶴閒聊了幾句。他跟千鶴說我們當然不允許虐童事件發生,但也同時要避免冤案。

第三次公開重審,保母小野田祥子以證人身分出庭。入間問她有沒有虐待深瀨的小孩,她當然反駁。深瀨小姐的律師開始問她話,她會不會有可能對於這個小孩懷恨在心,因為是她前男友跟妻子愛的結晶。她當然也反駁,檢察官也提出異議。入間駁回異議,讓律師繼續說。律師說她有很多小野田祥子在網路上攻擊深瀨小姐的貼文跟留言的證據,所以間接可以證明她對深瀨小姐或是她的小孩有恨意,這樣虐童的動機就有存在的機率了。小野田祥子很生氣的反駁說她就是沒有虐童。入間要她冷靜一點再說還有沒有注意到孩子的異狀。她突然想到,當天她發現孩子有一點發燒,就帶她去看醫生。但在小孩給醫師診斷的時候她接到一通電話,離開了一下才回去診間。她知道一般來說診斷差不多花個10分鐘左右就可以了,但那天醫生用了30分鐘,這點很奇怪。而那名醫生就是之前說再請10個專家都會同意他診斷出的SBS的人。入間決定再傳喚一次該名醫生。

那名醫生不願再來法庭作證,也拒絕他們過去拜訪。所以入間就直接過去醫院找醫生了,千鶴只能跟著他去。醫生自然是不願見他們,入間只好從醫生身邊的護理師下手,問她們醫生最近有沒有奇怪的地方。其中一個護理師說到,她昨天有不小心撞見醫生跟一個人起了爭執的樣子。入間再追問,是不是這個人,他拿出手機秀出照片。照片裡的人正是香田隆久法官。

千鶴問入間怎麼知道這兩人有什麼隱情的,他回答就第一次公開合議再審時,那次香田隆久有來旁聽,不是要來監督我們的判決過程的,而是要監督醫生的。他都調查過了,這兩人是在學時期的劍道社學長學弟的關係。知道了這些線索後,剩下的就是把他們拼湊出一個全貌了。

《鴉色刑事組》 第二集:劇情發展

知道了這些線索後,剩下的就是把他們拼湊出一個全貌了。

圖片來源: イチケイのカラス – フジテレビ 官方網站

 

突然,入間接到了駒沢部長的電話,他被告知要調去美國出差了。想必就事人事部那邊所搞的鬼,其他同事得知後也替入間忿忿不平。但他再去之前還是想先完成這次案件的審判。他決定要再去找醫生談,還有要傳喚香田隆久法官下次以證人身分來開庭。

一行人到了醫院要找醫生,沒想到他已經在要去機場的路上了,聽護理師是說他要去柏林,是13點的飛機。時間還來得及,全部的同事動起來,要以強制的方式限制他出境,趕緊做出拘傳令並拿去機場攔截醫生。但剛好就是在尖峰時段,往機場的路上大塞車。所以駒沢部長跟入間還有千鶴就決定用跑的過去機場,但他們都在中間體力不濟。本來不想幫助他們的檢察官井出只好還是幫他們跑去到機場,據說他的腳程很快很會跑步。還好最後是有成功攔截到醫生。

第四次公開重審,香田法官站上了證人席。入間問他他到底有沒有在一審的時候犯錯?香田就說他沒有。所以要傳另一個證人到場作證,就是那個醫生。香田以為他已經去到柏林了,臉上很是震驚。入間重新問了醫生,當天幫寶寶診斷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醫生說:「當天寶寶是發了低燒沒錯,但他自己一人在診斷寶寶的時候,診間的電話響了。他只好轉身過去接電話,突然就聽到寶寶在身後掉落然後哇哇大哭的聲音。原來在自己沒看著寶寶的時候,她自己翻落下來了診斷床。診斷床離地面就是一個成年人的腳底到膝蓋的高度。他當時馬上就檢查了寶寶,認為沒有出問題。但三天之後,他被叫到急診,才看到是三天前掉落診斷床的寶寶。她因為急性硬膜下血腫,狀況十分危機。但他又想起這個寶寶的媽媽深瀬小姐好像在產後憂鬱很痛苦,所以也不能排除寶寶被媽媽虐待的可能,所以他當時就診斷該寶寶是得了SBS。」他會開始懷疑自己的診斷,是因為他作為證人在一審時看到深瀬小姐否定虐嬰的神情。在一審判決過後,他就又去找了香田法官,跟他說搞不好是他的診斷錯了,深瀬小姐可能是無辜的。但香田根本聽不進去,他認為作為一個法官,做出一件錯誤的判決就慘了,會毀壞掉他這個法官的名譽。所以要醫生不能自我懷疑,畢竟審判都結束了。

聽完一切的入間,告訴醫生:「你知道這個審判會影響深瀬小姐作為一名母親的名譽嗎?她受了這麼多委屈,還堅持要上訴,這場判決,關係著她身為一名母親的人生。你可以把真相告訴我們嗎?你為什麼突然要去柏林一週?」

醫生回答:「因為在那邊有他的恩師,在SBS領域是權威的醫生。他把寶寶當時掉下去的高度還有腦部檢查照片給那個老師判斷。寶寶會發病是因為當時掉下去的關係,而並非他診斷的SBS。這就是真相。」聽到這裡的深瀬小姐也忍不住放聲大哭。

入間重新宣布了審判結果,深瀬小姐無罪。也代表法院跟深瀬小姐道歉。

《鴉色刑事組》 第二集:劇情發展

入間重新宣布了審判結果,深瀬小姐無罪。也代表法院跟深瀬小姐道歉。

圖片來源: イチケイのカラス – フジテレビ 官方網站

 

事件過後,人事部長還親自上門拜訪東京地方法院第一刑事部。他是來為他兒子錯誤的判決道歉的。讓千鶴鬆了一口氣。

千鶴又跟日高法官出來吃飯,才得知,之前有一場殺人案審判是由日高主審,而被告的辯護律師就是入間。日高做出了有罪的判決,但被告在獄中堅稱自己無罪,企圖自殺。這件事讓入間辭去律師的職務,成為法官。千鶴問日高:「你的判決是正確的嗎?」日高則說:「我沒有弄錯。」

 

 Charlie Tsai

點此看更多影劇評論

其他人還看了下列文章

留言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