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色刑事組》 第三集:劇情發展

by emma
0 views

前情提要

《鴉色刑事組》日高做出了有罪的判決,但被告在獄中堅稱自己無罪,企圖自殺。這件事讓入間辭去律師的職務,成為法官。千鶴問日高:「你的判決是正確的嗎?」日高則說:「我沒有弄錯。」

 

劇情發展

千鶴想要成為民事法官,入間問了大家要怎麼成為愛因斯坦那樣的人,說是替姪子問的。還說這個答案跟法官也算是有些連結,答對有糖吃。

《鴉色刑事組》 第三集:劇情發展

入間問了大家要怎麼成為愛因斯坦那樣的人,說是替姪子問的。還說這個答案跟法官也算是有些連結,答對有糖吃。

圖片來源: イチケイのカラス – フジテレビ 官方網站

 

這次的案件,是一名叫藤代省吾的嫌疑人,他涉嫌殺人跟毀壞屍體罪。一樣是由入間擔任合議庭主審。

第一次公審,事情是這樣子發生的: 被告藤代在玻璃製造工廠上班,認識了被害人妻子。被告喜歡上被害人妻子,所以常常寄一些被害人在外面亂搞的照片給她,算是要她跟他分開。被害人知道這件事後便找了被告談判,談判不成。被告要騎車逃走時,把要攔住他的被害人推倒,導致被害人頭部受傷流血昏厥。被告擔心事跡敗露,便把被害人丟進燒製玻璃的爐子裡,燒毀遺體。聽完事由,換駒沢法官敘述18年由他所判決的被告的前科。被告當時在酒吧工作,知道了詐騙集團的資訊。他想要偷他們騙來的錢,他想反正都是贓錢,偷了他們也沒法報警。但就在行動的時候,他被發現了;他跟對方扭打,一不小心把對方拿的刀插進對方胸口。他馬上去自首,當時駒沢法官看他自首又是正當防衛的份上,只判了他四年有期徒刑。對於駒沢法官來說,18年前的好意變成可能是一個放虎歸山的判決,他心裡五味雜陳。開庭結束後,他還把當時被告藤代寄給他的信再讀了一遍,不想相信他會是沒有隱情的殺人。入間也認真地讀完了檢察官提出的資料跟證據,發現了一些可疑的點。

第二次公審,因為被告跟檢察官那邊都搞不太清楚犯案確切的時間點,所以入間又發動職權,要去現場調查。到了玻璃工廠,他們發現警察那邊只有間接證據證明犯案的時間,所以駒沢法官要他們在下一次開庭前要把證據準備充分。突然,他們聽到玻璃工廠裡傳出響亮的摔玻璃聲,一行人衝進工廠查看狀況。原來是被告喜歡的被害人妻子的女兒在摔玻璃撒氣,法官本想要爭取到被害人妻子的同意,跟她女兒問話,但被拒絕了。

《鴉色刑事組》 第三集:劇情發展

圖片來源: イチケイのカラス – フジテレビ 官方網站

 

第三次公審,因為警察那邊沒辦法拿去證據,於是休庭。

駒沢法官直接到當地警局問清楚,為什麼提不出證據,是沒找到還是找到但不拿出來呢?
入間給了擔當刑警岡崎一本書,岡崎看完後便親自來到法院找他們了。他看了入間的摺頁寫了匿名舉證的法源才決定來告訴他們一些事情的。被害人妻子野上也是一名警察,她身上其實有被被害人家暴的痕跡,所以她有犯案動機。是上級要他們不能說的,因為不想要自己人跟犯罪牽扯上關係。

駒沢法官在東京被支部長檢討的時候,入間、千鶴跟書記官石倉一起去到佐賀,所在尋問被告藤代之前的保護司一些關於藤代的問題。他說就是在藤代要自殺時,是被害者妻子野上阻止了他,到後來她也一直去監獄給他探監。

第四次公審,野上承認了18年前就已跟被告認識,為了自己的女兒才隱瞞這件事沒說的。檢方提出了新證據,有監視器拍到藤代在當天18時時開著野上的車前往玻璃工廠。野上再也忍不住了,她當庭跟全部的人說: 人是她殺的,她殺完人那時在慌張下告訴了藤代。藤代想說自己生病快死了也有前科,那就幫她頂罪吧。入間又走下了法官席,要藤代好好把真相說出來。

《鴉色刑事組》 第三集:劇情發展

入間要藤代好好把真相說出來。

原來殺人的是小碧,也就是之前在玻璃工廠裡摔玻璃的野上女兒。在一次被爸爸家暴時,她不小心用器具把爸爸砸死了。她跟藤代求救,所以他把屍體移到玻璃工廠,假裝那才是案發第一現場。野上則幫他製造出其他的偽證,好讓人懷疑是藤代跟被害者兩人的爭執而已。

小碧其實是藤代的小孩,18年前的當時野上跟藤代是相愛的,野上想要跟他結婚。但他不想因為自己的前科而葬送掉妻小的幸福,便狠心跟野上分手了。才導致後面這一連串的悲劇。

看到為了真相而懷疑一切的駒沢法官,千鶴決定繼續做刑事法官。入間也公布了愛因斯坦那題的答案,當愛因斯坦跟當法官的共通點就是保持懷疑。

 

Charlie Tsai

點此看更多影劇評論

其他人還看了下列文章

留言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