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色刑事組》第六集:劇情發展

by emma
0 views

前情提要

《鴉色刑事組》日高被選為下一屆首席大法官,入間快沒好日子過了..

 

劇情發展

10年前,入間剛當上法管時,他問了日高法官為什麼想成為法官…

回到現在,一刑一群人在石倉家的店吃飯。他們聊得正起勁時,千鶴跟日高也來了。入間便告訴日高,他要來調查一件案子,也希望那件案子不是12年前一件日高判決後的案子所留下的漣漪。

第一次開庭,入間這次是要審一件竊盜案。在檢察官正在唸被告的起訴狀時,被告小偷還打斷檢察官,反駁說檢察官的用詞不精確。他自己雖是小偷,但也是崇拜這個行業才去偷東西的,不是像檢察官講的從上流社會墮落到當小偷。他描述了當小偷要具備什麼特質跟技術,還說自己一定會在小偷界名留青史的。不過他也補充到自己絕對不會傷害人的。聽完這些的入間對被告很有興趣,鼓勵他說更多。而小偷自白結束後,換證人上堂,他是一個送貨員。他當時不小心跟偷完東西的被告撞上,他看被告的包包一大袋,又加上腿好像有受傷,所以就報警了。入間問被告他包包是什麼,只是他這次不太想回答。入間只好先休庭。

千鶴看到入間在空蕩蕩的法院,一個人坐在旁聽席沉思,就過去問他12年前的案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她說她已經把之前的卷宗都讀完了,現在想聽入間親口告訴她案件內容。原來是入間的委託人也就是被告,當時被日高判無期徒刑。在這之前入間要求傳喚證人,但日高都不准,就直接判刑了。這個判決讓被告自殺,並留下了寫著”我是無辜的”的遺書。而這次的被告小偷,就是偷到12年前入間想傳喚的證人的家。兩案並沒什麼關聯,只是千鶴問他,所以他才告訴她。此時,書記官石倉匆匆忙忙地來到法庭,並告訴他們有一個壞消息。

入間在審判的竊盜案有一個疑點。當法院端要跟當地行政機關調閱偷竊案有關的監視器時,得知了在法院之前也有一名記者想要調閱監視器;但那名記者在調閱完過沒多久就被人推下樓梯。目前還找不到犯人,而該名記者則呈腦死狀態。所以法院方這邊的入間決定要行使職權,跟要把獨審庭改成合議庭。畢竟這件案子謎團重重呢。

他們展開了調查,首先要先確認,被告小偷從進去被害者家到他出來後鼓鼓的包包,到底增加了多少重量。他們找了跟小偷體型相當的書記官川添來實測,得出的結果是20公斤。

《鴉色刑事組》第六集:劇情發展

他們展開了調查,首先要先確認,被告小偷從進去被害者家到他出來後鼓鼓的包包,到底增加了多少重量。

圖片來源: イチケイのカラス – フジテレビ 官方網站

 

另一邊檢察官們被高層警告不要再被入間牽著鼻子走,也不要再協助他行使職權的調查了。

第三次開庭,被告小偷說那包裡面裝的是他偷來本來以為很有價值的東西,結果拿去變賣後才發現是贗品,不重要。入間也傳喚了被害人志摩總一郎來到法庭上作證,但反被對方質問是不是跟他有什麼私人恩怨。為什麼入間12年前想要傳喚他當證人,到現在還是傳喚他當證人。他告訴入間會到最高法院檢舉他。而駒沢部長在法庭上跟檢察官要他們得負責拿到的另一位檢察官小宮山的訊問影檔,但被拒絕提供了。休庭後駒沢部長就問了檢察官們是誰在施壓,雖然他們沒有說,但入間直接猜到是檢察次長了。巧合的是,這些人跟12年前的案子都有關聯。

因為檢察官那邊無法再協助調查,入間跟千鶴只能自己去查案。他們也得知了那名腦死記者去世的消息,所以就先過去他家跟他的妻子做所在地點偵訊。記著妻子非常願意配合法官的調查,她很想知道究竟是什麼事得讓她老公賠上性命。入間他們在這次的偵訊得知記者生前喜愛釣魚,不過他們之後去漁港是一無所獲。

法院一行人又去到了石倉家的小吃店吃飯,他們覺得案件陷入焦灼,不過此時負責此案的檢察官兩人組剛好也進來了店裡。他們用很大聲的語氣在討論案情,就像是暗中在幫助法院的調查。他們透露出之前拒給的檢察官問訊影帶,是因為檢察官小宮山是想要搶先警方找出小偷的行蹤。所以等於假如志摩總一郎家真的有重量剛好是20公斤的兩億元失竊,檢察官方是不願意這件事被公諸於世的。還有,小宮山檢察官有從小偷的交通卡裡查出小偷的行蹤,所以又可以推測出小宮山檢察官可能暗地裡有跟小偷在某個地點做交易,法院方可以透過調閱相關監視器來跟被告小偷對質。檢察官兩人組就把他們所得知的這些消息告訴法院一行人,剩下的只能靠入間跟千鶴去親自查證了。

他們又去了一次記者生前釣魚的場所,等記者友人來,在等待過程還釣了魚。記者友人告訴他們,他記得當時記者有在自己船上蓋住船艙,他便一邊帶他們去記者的船上。入間把船艙掀開,發現了一本藏在捕魚網下的筆記本。

《鴉色刑事組》第六集:劇情發展

者友人告訴他們,他記得當時記者有在自己船上蓋住船艙,他便一邊帶他們去記者的船上。

圖片來源: イチケイのカラス – フジテレビ 官方網站

 

第四次開庭,入間傳喚小宮山檢察官上證人席,但無法攻破他。所以入間轉問回被告,他用他的原則說服他說出真相。被告的原則是以在不傷害他人為前提下竊盜,但這次因他的犯罪,間接的害死了一名記者。讓記者的妻子只能獨自活在世上,這樣他就算是傷害了三個人了。被告想了想,明白了入間非常難纏,自己是對付不了他的;便承認了他偷的是兩億,而不是原本說的一百多萬円了。這個認罪會直接的影響到他的刑期,也就是法院的裁定。本來偷一百多萬可能是判兩年多就好了,但兩億可以被判到八年,千鶴心想。但因為被告被入間感化自行認罪,從原本的八年徒刑可能能減半。而被告再進一步的告訴入間,他是被檢察方用一千萬円收買的把兩億交給了他們。這就是事情的真相。

《鴉色刑事組》第六集:劇情發展

但因為被告被入間感化自行認罪,從原本的八年徒刑可能能減半。

圖片來源: イチケイのカラス – フジテレビ 官方網站

 

說完,被告便轉身跟記者的遺孀道歉。入間也公布了記者藏著的筆記本裡面藏的隨身碟,裡面詳細的紀載著,被害志摩總一郎公司的會計為那些大企業逃漏稅的帳。更誇張的是,還有很多回扣的錢,是跟國稅局脫離不了關係的那種,所以志摩總一郎也被帶去調查了。

事後,入間去找了日高法官談。他說到他找到12年前案子的交集了。當時的被害者發現了志摩總一郎在逃漏稅這個事情;但日高法官以被害者跟志摩総一郎沒有交集為由,駁回入間想要傳喚志摩總一郎為證人的申請。也因為這個判決,害得無辜的人被判刑最後含冤自殺。日高聽完入間的新發現,便反駁說就算當時是這樣好了,也不能證明被害人是志摩總一郎所殺害的。入間便提到之前日高說過的: 因為法官是社會的醫生。這是入間當時問日高為何要當法官時,她所給出的答案。而崇拜這樣子的日高的千鶴,也得知了這些事情,她正在說服當時的被告妹妹提出重審。

入間也在遛狗時,默默地喃喃自語到: 審判這個國家司法的時候到了嗎…?

 

 Charlie Tsai

 ☞點此看更多影劇評論

其他人還看了下列文章

留言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