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色刑事組》第八集:劇情發展

by emma
0 views

前情提要

《鴉色刑事組》記者會結束後,入間跟千鶴兩人又去找了日高,跟她致意。不過她也說事情還沒結束呢,總有一天,他們得跟真正在幕後操控一切的人正面對決。千鶴問到青山律師怎麼會想要擔任這次重審的律師,她說因為她喜歡入間呀,還要千鶴別打入間的主意…。

 

劇情發展

書記官川添的自白

他已經當書記官好多年了,但是一直都沒有升遷的機會。因為在法院中,書記官的風評跟法官是綁在一起的。他長年都跟入間配合,所以自然不會有升遷的機會。他覺得自己的職業生涯會葬送在東京地方法院第3支部第1刑事部。一天,他在一個電車上要抓一個猥褻犯,結果不小心被警察誤認為是猥褻犯。隔天,全法院都知道這件事了,同事們也不確定他到底會不會是猥褻犯,他百口莫辯。

 

千鶴的自白

她還在煩惱那時候青山律師對她說的話,還煩惱到去跟喜歡自己的石倉書記官訴苦。

 

這次的案件,是一個竊盜案加上故意傷害案。被告惠子在超市偷東西,然後她得知是誰告密之後,便拿石頭砸傷被害人山寺小姐。導致被害人重傷,記憶方面出現問題。一樣是合議審理,主審為入間法官。

 

第一次合議審理

檢察官唸完起訴狀後,入間也問到被告同意起訴內容嗎? 被告惠子小姐承認數個月前自己有偷東西。但是拿石頭砸山寺小姐,是因為她要自保。她那時候是在店裡發現山寺小姐也在偷東西,她想要阻止她,才會進而變成雙方扭打。她為了要自衛,才會拿石頭砸向山寺小姐。被告更透露她不可能會想要讓山寺受傷,因為對方曾是她的小學導師。聽完這個自述,川添知道等等會發生什麼了。他轉身去看後面三位法官的表情,三個人都露出了有意思的微笑。不過檢方說他們不採納被告的供詞,是因為被害人被一個人丟在原地。被告是打給自己的先生後才得救的。休庭後,入間問了新來的實習書記官意見,他們覺得被告在說謊。

 

第二次合議審理

檢方提出醫師的檢查報告,顯示山寺小姐的傷勢,是被打了兩下;而非被告所說的一下。被告的神情看起來很憔悴,所以川添就幫她提出了暫時休庭的提議。原來,被告是因為丈夫要跟自己離婚,才會看起來沒什麼精神。

《鴉色刑事組》第八集:劇情發展

被告的神情看起來很憔悴,所以川添就幫她提出了暫時休庭的提議。原來,被告是因為丈夫要跟自己離婚,才會看起來沒什麼精神。

圖片來源: イチケイのカラス – フジテレビ 官方網站

 

等她整理好了情緒,回到法庭上,她很清楚的告訴在場的人,她真的只有砸一次。而在得知自己有竊盜癖後,她是想要阻止山寺小姐變得跟她一樣才會上前勸說的。被害者的丈夫也被傳喚上證人席,他不能接受自己太太被打成重傷還要被誣賴有偷東西。況且太太是一名老師,她對待自己學生如子女般。絕對不可能去偷東西後還要攻擊人。由於大家各說各話,現在唯一能確定的是一定有一方說謊。於是,入間又動用了職權,要去現場調查。

《鴉色刑事組》第八集:劇情發展

由於大家各說各話,現在唯一能確定的是一定有一方說謊。於是,入間又動用了職權,要去現場調查。

圖片來源: イチケイのカラス – フジテレビ 官方網站

 

現場調查後,實習書記官前橋提出了自己的推測。那第二下的毆打痕跡有沒有可能是被害山寺小姐自己的丈夫所打的呢。還有千鶴也推測,贓物應該被丟入旁邊的河川裡了。他們也下去河川裡,果然找到了贓物。

《鴉色刑事組》第八集:劇情發展

千鶴推測贓物應該被丟入旁邊的河川裡了,他們也下去河川裡,果然找到了贓物。

圖片來源: イチケイのカラス – フジテレビ 官方網站

 

一刑一群人還去到了山寺小姐丈夫山寺信吾的議會問他的助理,當時山寺議員接到妻子的求救電話是怎麼個表現。助理說議員當時很生氣,還對電話另一頭的人吼了一聲”渾蛋”。與此同時,被告的女兒不見了。書記官浜谷趕緊告知惠子,要她提供自己女兒可能去到的地方。得知惠子的猜測後,一刑一群人跟惠子的先生便一起趕去了山寺小姐所在的醫院。果然惠子的女兒就在這邊,她是來跟山寺小姐道歉的,請她要原諒自己的母親。

 

第三次合議審理

山寺小姐因傷還無法說話,但也還是坐著輪椅來到了法庭出席作證。她要以書信的方式來回覆法官與其他相關人員的問話。入間會傳喚山寺小姐是因當時惠子女兒去到醫院跟她道歉時,她也哭了,可以推測出山寺小姐的記憶可能已恢復。川添提議讓山寺信吾來唸他自己太太的手寫證詞。原來事情是這樣子的,山寺小姐也跟惠子一樣有偷竊癖。她發現惠子偷竊的時候,其實也是自己的第五次偷竊了。她知道兩人會這樣互相勸說彼此,也是想要拯救那個自己都拯救不了的自己。她在跟惠子扭打後,打給了丈夫。不過丈夫只是很生氣地說,他畢生的心血會被她毀掉,她還不如…。於是,在丈夫到場前,她先把贓物丟入河裡;然後再拿了石頭,砸傷自己自我了結。她醒來後的確有短暫的失憶,只不過她發覺丈夫對於自己失憶是高興的,才想說不然就這樣讓事情繼續下去就好了。但她又被惠子女兒的道歉跟入間的建議動搖,最後才決定要把真相說出來。入間照慣例的走下了法官席,跟惠子還有山寺小姐說,有時候真的沒辦法了,向外求助也是很必要的。有些話,不講是不會有人知道的。

 

最後判決

被告惠子的竊盜罪判一年有期徒刑可緩刑三年,行保護管束。至於故意傷害罪則是無罪。

 

隨著判決的結束,實習書記官也要結束實習了。他們認為是在這次的實習找到了當書記官的使命,也覺得川添主任也是運氣好,才能跟入間法官搭配。川添也才在想,自己其實是很認同入間的作為的。他也改觀了,他心想就算在一刑一輩子也沒關係。

 

開完庭後,大家又齊聚在石倉家開的店裡吃飯。石倉聽取了入間的建議,跟千鶴告白了;但千鶴馬上也說自己喜歡石倉,因為跟他一起工作很順利什麼的。果然有些話就算說了,當事人一樣不會明白的狀況也是有的。

駒沢部長也來到了店裡,告訴川添說那個猥褻電車上女子的人抓到了。是當時他去追人的路上遇到的那名女生。因為先入為主的觀念,讓大家以為是川添才會猥褻女生。一刑的大家更覺得應該要改掉這種觀念,但這時有人說話了。

一名陌生男子說那也不能完全捨棄掉先入為主或以偏概全的印象吧。譬如說遇到了看起來像壞人的人;但你心裡還在想不可以以貌取人,要正常看待對方。結果就被對方所傷害了,那也得不償失。正當大家都在納悶這個突然說話的陌生男子是誰,入間也來到了店裡。他跟那名男子打招呼,原來他就是入間的姪子,道彦。他跟一刑的人預想的完全不一樣,因為他看起來年紀跟入間差不多大,所以大家都很驚訝。

 

 Charlie Tsai

 ☞點此看更多影劇評論

其他人還看了下列文章

留言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