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色刑事組》第七集:劇情發展

by emma
2 views

前情提要

《鴉色刑事組》入間也在遛狗時,默默地喃喃自語到: 審判這個國家司法的時候到了嗎…?

 

劇情發展

千鶴去說服12年前被判無期徒刑的被告妹妹仁科由貴申請重審,不過先是被拒絕了;但之後對方又打來說有意願。因為千鶴前腳一離開,青山瑞希律師就去告訴由貴,現在提重審的成功率有多高,畢竟檢方跟國稅局正被民情還有法院方調查的人仰馬翻。

他們先發制人,開了記者會宣布要重審之外也要公開審判;倘若檢方那邊有什麼異議,就請他們要提出正當的說辭。果然輿論都先站在撻伐檢方那端,不過檢察次長當然是要部屬檢察官二人組趕緊提出抗告聲明書。他們雖不想,還是答應了。

到了抗告聲明書截止那天,法院方都還沒有收到檢方的抗告聲明書。原來是檢察官二人組的城島故意不繳交的,只是跟上司聲稱自己忘記,還告訴上司想貶他去哪就去哪吧,他不是為了這種破事而成為檢察官的。

千鶴坐在空無一人的法庭上沉思。日高法官剛好經過看到,便也進去法庭裡告訴她,自己當時的判決沒錯。而入間不該當這次的主審法官,他的立場不中立。她要千鶴好好看著真相是什麼。

第一次公開重審,青山律師調閱了當時有拍到疑似為志摩總一郎的人,離開發現場的行車紀錄器。也告訴在座的人,他們發現被害者與志摩總一郎的關聯性。這讓來旁聽的記者媒體還有民眾都倒抽了一口氣,因為12年前判決有可能真的是錯誤的。入間也照慣例的行使職權,要重新調查所有相關的人證、事證、物證。

《鴉色刑事組》第七集:劇情發展

圖片來源: イチケイのカラス – フジテレビ 官方網站

 

休庭後,法院一行人開始討論有什麼要查證的項目,首先是志摩總一郎當時不在場證明的可信度,跟重新鑑定證物,還有要把所有當時經手案件的書記官和法官找來問話。駒沢部長先說了,他當時是途中加入審判的;但他不管問什麼,原本就參與案件審理的人員都不告訴他。所以可以推測他們可能都知道些什麼,只是不願多說。

他們先去尋問了志摩的前妻,因為她就是當時提出前夫不在場證明的人。不過對方當然不想提這件事,所以入間也轉移話題,問到她店裡的某件外套真好看,最後還買了。一行人出來外面之後推測志摩跟他的前妻雖然離婚了,但不排除私下還是有金錢上面的往來。

《鴉色刑事組》第七集:劇情發展

一行人出來外面之後推測志摩跟他的前妻雖然離婚了,但不排除私下還是有金錢上面的往來。

圖片來源: イチケイのカラス – フジテレビ 官方網站

 

書記官那邊則是找不到日高前同僚裡,任何一位願意給他們問話的人。不過還有一個人他們沒連絡上,就是前書記官,友坂良一。因為他已經離開法律界,所以說不定可以過來作證。檢察官那邊也有消息,當時的行車紀錄器的重新鑑定結果出來了。

第二次公開重審,律師那邊提到志摩前妻的帳戶金源不明,且她拒絕出庭作證就出國了,很可疑。入間就說那下次開庭前要拿到她的帳戶金源。不過這時檢察官提出了法官避嫌,他認為在座三位法官有失中立公平原則,所以要三人退出這次的審判。休庭後,他們當然拒絕,所以檢察官就說會回報給上級。等於不管一刑的他們願不願意,他們遲早都會被最高法院那端強制換下來。

在開會時,書記官川添接到了電話,是要找部長的。是之前那個連絡不上的前書記官友坂,所以他們也趕緊過去他的所在處,看看對方能不能提出什麼關鍵的證據或證詞。

志摩前妻還是不願提供財務帳本,千鶴要書記官石倉繼續發公文跟她要,這樣她的拒絕提供也會變成12年前那場審判有問題的證據之一。千鶴偶然在法院遇到青山律師,對方便問她最崇拜日高法官哪一點,千鶴便回: 日高法官一步一步努力的樣子。青山就說但在她看來,千鶴的行事是日高跟入間的綜合。入間剛好也聽到了兩人在談話,便也加入。不過他主要是來告訴他們,因為下次開庭可能就是他們能掌握的最後一次開庭,所以他想要傳喚檢察次長跟日高法官來法庭作證。

於是千鶴跟日高便親自把拘票送去給日高,要她一定要出席。

而檢察官二人組的城島要阻止自己後輩井出想要提出的證據,城島說提出這種東西一定會葬送掉井出的未來…

第三次公開再審,志摩未提供自己走路的影像,於是律師方就用志摩被媒體拍到的走路畫面來跟當時的行車紀錄器做對比,發現有70%吻合。檢察官提出異議,入間同意,所以證據不採用。而志摩妻子的證言被裁定為偽證,因為她都拒絕跟法庭方合作,行跡可疑。傳喚檢察次長上證人席,律師問他是不是檢方在包庇志摩逃漏稅,他還笑出來的說要拿出證據啊。井出便提出了一份報告,不過那份報告還不足以直接證明檢方跟志摩有勾結,所以入間只能不採用其證據,草草地結束了檢察次長的詰問。換日高法官上證人席,駒沢部長說他們有問到前書記官友坂,他的證詞是說日高的判決是在檢方的施壓下而做的;日高反駁那是偽證,他要這樣講的話,那請他明確告知說是誰下的令。

入間在休庭前走下法官席,然後走向日高所在的證人席。他說到: 因為日高的判決,司法害死了兩人,請她想像一下這些人遺留下的家人的感受。日高一樣堅持自己是自己下的判決,反倒說是入間不夠格做法官。

《鴉色刑事組》第七集:劇情發展

日高一樣堅持自己是自己下的判決,反倒說是入間不夠格做法官。

圖片來源: イチケイのカラス – フジテレビ 官方網站

 

休庭後,日高向檢察次長問到,真相到底是什麼。他回答兇手就是志摩總一郎。日高用她錄到的音,開了記者會,把她所知道的事情全盤托出了。不管是12年前的被害者又或是之前被推下樓梯腦死去世的記者,都是志摩殺的。而日高當時為了想上位,忽略了真相;反而選擇檢方的指令判刑,只不過到底是誰的指令她也不清楚。她也表示她將會辭去法官的職務,接受應有的懲罰。一刑的三位法官一下看懂了,日高只是在法庭上假裝服從檢方,目的是為了從檢方那套出真相給社會大眾交代。

記者會結束後,入間跟千鶴兩人又去找了日高,跟她致意。不過她也說事情還沒結束呢,總有一天,他們得跟真正在幕後操控一切的人正面對決。

千鶴問到青山律師怎麼會想要擔任這次重審的律師,她說因為她喜歡入間呀,還要千鶴別打入間的主意…。

 

 Charlie Tsai

 ☞點此看更多影劇評論

其他人還看了下列文章

留言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