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色刑事組》第一集:人物介紹與劇情發展

by emma
4 views

人物介紹

《鴉色刑事組》由竹野内豊跟黑木華所主演的週一晚間連續劇。

竹野内豊飾演入間道雄,是東京地方法院第一刑事部的法官。

《鴉色刑事組》第一集:人物介紹與劇情發展

竹野内豊飾演入間道雄,是東京地方法院第一刑事部的法官。

圖片來源: イチケイのカラス – フジテレビ 官方網站

 

黑木華飾演坂間千鶴,是一名東大畢業的菁英法官。

《鴉色刑事組》第一集:人物介紹與劇情發展

黑木華飾演坂間千鶴,是一名東大畢業的菁英法官。

圖片來源: イチケイのカラス – フジテレビ 官方網站

 

兩位大咖演員共同主演的鴨色刑事組,會如何發展呢…?

 

劇情介紹

故事是由千鶴從別的法院調來東京地方法院第一刑事部為開端,她一上工就先去高中生的法院見習戶外教學,她的初登場就在高中生面前,被還不認識的入間給調侃了一番。因為相對千鶴的一板一眼,入間比較有人情味,對於裁判也比較有彈性,會苦惱自己下的判決;但千鶴則是一分證據說一分話的那種法官,她認為處理案件的效率也很重要,假如東京地方法院是一間公司,應該早就倒了。

《鴉色刑事組》 第一集:劇情發展

千鶴從別的法院調來東京地方法院第一刑事部為開端,她一上工就先去高中生的法院見習戶外教學。

圖片來源: イチケイのカラス – フジテレビ 官方網站

 

所以在他們內部開會後,千鶴就拿了300份的案件,打算在短時間內處理完。

到了案件的開庭時間,被告是一名大學生,他打傷一名議員,但他自稱是因為要自保才打人的。被告的父親是該名議員的秘書,而他在幾個月前過世了,是以自殺衝撞火車的形式結案;但事情好像不這麼單純,被告的父親貌似參與了一些收賄的事情,才去自殺的。被告不甘心父親的死被簡單帶過,於是自己開始調查此案,但就在他親自去問了議員關於自己父親的事情時,就這樣發生了衝突。知道整件事後的主審法官入間,為了要搞清楚事情的原委,被告父親到底是自殺還是意外,所以行使職權,是一種由法院主導調查,進行現場驗證的行動。這個舉動讓檢察官們很頭痛,也讓千鶴感到不可置信。

他們還是跟入間一起去了第一次的現場勘查,但入間以這次沒有收穫為由,決定要做第二次的現場勘驗。

千鶴終於知道為什麼東京地方法院第一刑事部的效率會這麼低了,有入間這樣子的法官,假如每個案件都還要自己親自調查,效率根本沒辦法高起來,她很生氣的去超市買了很多肉,打算要怒吃消除壓力。

買完回來到法官宿舍,她在等電梯時遇到入間,原來入間也住法官宿舍。千鶴晚上越想越生氣,就打了一整份證明不需要第二次現場勘查的文件,並去到入間的房間拿給他。入間則反問了千鶴關於一個寓言的故事的判決,千鶴就覺得理應當怎麼做就好,根本不需要想這麼多,但入間卻很困擾,覺得需要好好想想動機之類的。

到了第二次的現場勘查,一行人除了入間都到了。千鶴快氣瘋了,怎麼提出現場勘查的本人自己沒到場。而在他們想說要取消勘查了,突然有人看到入間在對面,拿著一個測分貝大小的機器到處測量。入間看到他們則喊了一句話,但在對面的一行人都聽不到入間的聲音。

他們跟入間匯合後,入間就開始解釋他調查之後的來龍去脈,他發現在兩個月前的同一天,火車旁邊正好有大樓在興建,所以的確是會有噪音的。而當天正是25號,每個月的這天,隔壁的高速公路的車流量,是平日的兩倍。兩者加起來的噪音是超過火車經過的聲音的沒錯,等於被告父親的確有可能是意外死亡而不是自殺。話鋒一轉,入間問檢察官當時是怎麼斷定被告父親是自殺的,檢察官把證人的證詞給入間看,上面描述是該名證人相馬真弓小姐,看到被告父親自行衝向火車的證詞,入間也請他們請該證人上法庭作證,還有被害議員也一併要請來法庭作證。

在法庭上,證人的證詞都一致,主張被告父親是自殺的。審判出現的瓶頸,不止受害議員提出誹謗的抗告,連檢察官那邊也提出了抗議。所以在休庭之後,入間親自去找了之前在事故現場獻花哀悼的小女孩,而千鶴也很好奇入間這麼做的動機,所以也幫他去調查了證人,問了她身邊的親友們。

《鴉色刑事組》 第一集:劇情發展

千鶴與入間

圖片來源: イチケイのカラス – フジテレビ 官方網站

 

畫面一轉,東京地方法院第一刑事部的部長駒沢義男(小日向文世飾)跟最高裁判所的日高亜紀法官(草刈民代飾),他們談到了入間。日高問駒沢會這麼挺入間,是不是為了贖罪,駒沢反問她: 「妳會害怕嗎?入間道雄有一天說不定會審判妳喔。」不知道這些人過去發生過什麼事…

千鶴把調查的結果告訴入間,相馬小姐兩年前離婚,是個跟小學三年級的女兒一起生活的單親媽媽,前夫基本上沒有負起贍養責任。入間稱讚千鶴的調查能力,千鶴追問他到底覺得事情哪裡有蹊蹺,入間才說那個在事故現場獻花哀悼的小女孩就是相馬小姐的女兒。所以他們一起去找了小女孩,看可不可以卸下媽媽的心防,說出真相。

到了開庭當天,入間走下法官席,告訴了被告他父親去世的真相。原來那天沒注意到火車的不是被告父親,而是那個小女孩。被告父親看到小女孩在平交道上撿拾掉落在鐵軌上的玩具,就衝上前去把她推開,而自己就這樣被火車撞死了。議員威脅相馬一家,如果不作偽證的話,就要把她跟她同事從工廠開除,但如果她願意作偽證的話,那議員就會介紹她去大公司上班。

聽完這些證詞的議員則在庭上大聲抗議說是那個相馬說謊誣賴他的,千鶴忍不住起身責罵該議員,說謊還敢這麼大聲,不要丟人現眼了。然後她才意識到自己喊出來了,不禁暗自懊惱幹嘛講出來。檢察官提起再調查該議員政治獻金的事件,議員眼見風向不對,就烙跑了。

入間還把相馬小姐在事故現場撿到了手錶給了被告,原來那隻錶是父親要送他找到工作的禮物,裡面還有寫父親叮嚀他的話。讓被告想起了那天父親早上出門前跟他約好,下班後要一起喝酒的回憶,悲從中來的哭了。入間告訴被告真相,也告訴他下一次開庭就會宣布審判結果,在這之前,他有什麼想要說的嗎? 被告坦承,是他自己先動手打人的,而不是之前說的為了自衛才反擊。因為他去找議員問父親的死時,議員還說了一些話刺激他;他無法原諒該名議員,就動手揍人了,還打了好多下。被告為他自己之前說的謊道歉。入間安慰他,告訴他說那這樣他也能做出正確的判決了。

正當他們在內部討論要給被告多少刑期時,千鶴想到了之前入間問她的寓言故事,並跟他說了自己的看法,她想問入間是不是因為這樣他才會為被告做這麼多事,幫他找到真相;但入間完全不知道原來寓言故事還有千鶴講的這些後續,他連忙要打給姪子,告訴他後續是快樂的結局。千鶴很傻眼,駒沢部長則安慰她,說「這次案件入間要求要合議審理,應該是有一些事想傳達給妳吧。」

他們下班後,入間走之前邀千鶴一起去她的歡迎會,剛好快遞來了,是有人送一幅畫給入間。千鶴幫他把畫搬去入間的座位,入間把畫的包裝盒拿開,是一隻烏鴉。他告訴千鶴,要當烏鴉,要當一隻一形的烏鴉。說完便走了,留下不解的千鶴…

時間回到11年前,駒沢跟入間在一艘船上,駒沢指著一個東西並跟入間說「如果你要把這個扔了的話,我有一個請求,就是我希望你去當法官,然後總有一天,由你來親自審判,這個國家的司法。」

 

 Charlie Tsai

點此看更多影劇評論

其他人還看了下列文章

留言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