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通行證》黑與白 VS. 上與下

by emma
124 views

女武神泰莎湯普森 誠實擁抱自我認同

    在電影《雷神索爾 3:諸神黃昏》中飾演女武神瓦爾基麗的女演員泰莎湯普森出自舞台劇的歷練,本身也是音樂人,並與潔西諾蘭(Jesse Nolan)組成獨立樂團 Caught a Ghost,其音樂天份或許遺傳自同樣身為樂團歌手的父親。影視歌雙棲的她長期活躍於影劇圈,不僅曾參與Jay-Z的MV拍攝,亦曾參演過多部影集,較近期作品如《西方極樂園》為人所知。曾因電影《親愛的白人》得獎的泰莎近期最知名的電影角色或許是索爾系列的女武神瓦爾基麗,據導演透露這名新阿斯嘉王位的英雄將會是本系列呈現的第一名 LGBTQ 超級英雄,正如女演員本身曾公開自己流動的性向,既愛男人又愛女人卻拒絕被定義為雙性戀,如此開放的性向更透露出她勇於擁抱自我認同的以免,也讓人不禁期待起她在最新索爾電影《雷神索爾4:用愛發電》中的精彩表現。

《白色通行證》黑與白 VS. 上與下

《白色通行證》

圖片來源:Livio生活網

 

黑與白:膚色的認同危機

  《白色通行證》1920年代的艾琳/瑞妮和醫生丈夫以及兩個兒子住在紐約哈林區,偶爾為了到城市中心購物而假裝成(pass)白人,大部分的時間待在黑人聚集區(哈林區)積極參與黑人社區利益活動,並對自己的生活感到滿足。在一個炙熱的夏日再度來到市中心購物的她,卻無預期地在避暑的飯店咖啡廳巧遇兒時玩伴凱兒,對方在被白人親戚領養後很年輕時就嫁給了一名來自芝加哥的白人銀行家,對於凱兒假扮成白人的身分毫無所知,兩人甚至育有一名女兒。在凱兒的飯店房間與銀行家約翰的交談,讓艾琳感到不自在,對方直白表達對黑人的厭惡,更是讓假扮成白人的艾琳無所適從,也對於凱兒寧願拋棄自己的黑人身分認同,卻選擇永遠活在一個謊言編織的生活感到難以苟同。

《白色通行證》黑與白 VS. 上與下

《白色通行證》

圖片來源:CNN

 

對於自己的生活感到空虛而沒有歸屬感的凱兒開始積極滲入艾琳的生活,因為丈夫工作關係移居到紐約的她,開始頻繁進出艾琳位於哈林區的居所,也和她的醫生丈夫布萊恩逐漸親近。儘管一開始對於凱兒的選擇及她丈夫強烈的種族歧視感到不舒服而企圖保持距離,卻仍然敵不過凱兒的死纏爛打。至此,觀眾可以清楚辨識出兩人性格上的差異,一個外放熱情,一個沈著壓抑。這兩個女性對於來自於膚色的自我認同有著截然不同的外顯態度,艾琳大方擁抱「黑膚色」,並對於自己的身分感到滿足,在和丈夫討論凱兒的來信時她質疑「你以為他們成了白人就知足了。」並且平靜地說「我很知足。」偶爾的假扮(pass)不過是為了要滿足個人的私慾,由於膚色較淺,也成為白人至上主義的得利者之一。而凱兒則是寧可讓丈夫在朋友面前稱她為N開頭的貶抑字眼,也要保持她身為白人的快活日子,對於與生俱來的存在充滿自我厭惡,必須藉由假扮(pass)另一個種族的一員,達到物質滿足和身分地位的認同,儘管她是如此寂寞:「你無法想像,在我這蒼白的人生裡,別人的生活在我看來,總是如此多采多姿。」

《白色通行證》黑與白 VS. 上與下

《白色通行證》

圖片來源:Hollywood Insider

 

上與下:階級的優越意識

 然而,當觀眾觀察艾琳在家裡與僕人間的對話和互動時,逐漸發現因為丈夫身為醫生的身分而能如同白人家庭主婦一般,投入社區慈善事業,不需為五斗米折腰,還因此能和白人作家溫沃禾深交,儘管對方不過是當作獵奇心理般接近她。兩人在車上的一幕也顯示出身處於社會中上層階級的優越感讓丈夫看不起病人:「我想我開始厭惡病人了。」「他們髒兮兮、臭烘烘的房間。」而艾琳對於女僕祖高傲的態度,命令式的口吻要對方趕緊整理兒子房間、抱怨祖放假而無法出門等,都透露出她的優越意識,當被凱兒問到去哪裏找到這樣一個幫手時,艾琳不安的為自己辯解:「每個人都需要幫助」,試圖為自己找出合理剝削同伴的理由,種種細節都顯示出她因為富裕的生活而能在哈林區享受著如同白人在上城區的舒適生活,難道他們不也是在複製著白人剝削種族弱勢的社會權力結構嗎?唯一不同處在於她剝削的對象不是他種族者,而是他階級者。此時,我們不禁要問,如果不是這樣的優勢,艾琳是否還能平靜的說出對於現狀感到滿足呢?畢竟在自己的莊園裡,她如同女王般受到尊崇呢!只要不踏入上城區,她的象牙塔是如此美妙。

《白色通行證》黑與白 VS. 上與下

《白色通行證》

圖片來源:   Los Angeles Times

 

女性情慾的若有似無

  看完電影後對於艾琳和凱兒間的緊張關係感到困惑,原來原作者內拉拉森更想要探討的是至於膚色以外的女性情慾議題。當在咖啡廳與艾琳重逢後,凱兒無所不用其極地想要重拾往日情懷,在寫給艾琳的信中大膽表白:「要不是見到了你,我也不會有這種瘋狂的慾望。」這讓觀眾開始揣測是什麼樣的慾望呢?大相逕庭的兩人對彼此的崇拜,凱兒讚美記憶中的艾琳:「你無論面對什麼,都那麼冷靜和優雅。」而艾琳對她的美印象深刻:「你總是如此美麗。」兩人靦腆的笑容,眼神的流轉,若有似無的情感交流,似乎都道出兩人之間的性吸引力,但是現實是不管如何,1920年代的紐約仍然無法接受女性間的情慾交流,更何況是兩個黑人女性的性吸引力。最後,當艾琳意識到這個會「為了得到任何東西而不擇手段」而「傷害任何人」的女人很可能成為破壞家庭的第三者時(是和丈夫的親近或是害怕自己會把持不住?),保守的她毅然決然要斬草除根,向約翰揭露凱兒的秘密,最後的一幕實在讓人惋惜,被丈夫質問的凱兒從落地窗摔落地面,然而觀眾卻無法不猜測,究竟是意外還是他殺?凱兒的死是否是艾琳一手策劃,為了保住自己努力建立起來的假象美滿生活呢?

《白色通行證》黑與白 VS. 上與下

《白色通行證》

圖片來源:Landmark Cinemas

 

Buffy Kao

點此看更多《影劇光河》

其他人還看了下列文章

留言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