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大歡喜》:打破性別界線┃郭雪芙女扮男裝

by sunny
1 views

我沒有看過莎士比亞的《揭大歡喜》,所以算是用一種看全新故事的角度在看這部電影《揭大歡喜》。總體而言,這部劇的故事很老套(畢竟是改編作品),情節的推進是輕巧的單元故事,用單元故事推進主角的感情,別有深意也就算了,偏偏是不痛不癢的破關遊戲。但除此之外又沒有什麼好批評的,透過單元故事的所見所思都非常有趣,簡單的單元故事反而變成藏得好的線,把複雜的背景跟世界觀拼成節奏恰當又饒富趣味的電影。

《揭大歡喜》

圖片來源:奇摩電影

群魔亂舞的C門町

這次剛好跟朋友約在西門町看這部片,不是土生土長的當地人,但也沒少去過西門町,一路看著它從每個青春少年少女都會去的逛街聖地到被外國觀光客佔領的熱門觀光地,本來以為足夠瞭解這個地方,沒想到這部片還拍出更多以往沒注意到的西門町風景。尤其《揭大歡喜》是具有企圖心的拍攝。故事座落在「不久的將來」,男男女女雌雄莫辨,男女變成一種「裝扮的分類」,而非現在所稱的生理性別或心理性別。而C門町是一個「沒有wifi」的地方,不只沒有網路,甚至連對外通信都要靠「煙火」,這種「復古」來自於要人專注於當下,「從心之所向」,更因此C門町被電影中的主角們稱為是「聯誼的聖地」。這種打破何謂進步,穿梭古今的背景設定,一方面感覺很近現代,一方面復古,一方面又覺得合情合理。

《揭大歡喜》

圖片來源:奇摩電影

《揭大歡喜》是一個女扮男裝的愛情故事,已經脫離原先莎士比亞的《皆大歡喜》劇本有些距離,從「玫瑰換了名字,仍不減其芬芳」開始,更可以確信這部片不只是《皆大歡喜》,融合了更多莎士比亞的經典。前半部從黑輪(謝沛恩 飾)的通信打工開始,帶大家公路旅行似的了解C門町,除了穿越大街小巷,帶觀眾看那些沒注意過的老舊屋舍,睡著的、失智的老人,隔空傳達親情、愛情、戀愛、分手,看到黑輪就著紙條比劃符水的使用方法,感覺很奇妙,像是從未來回望過去,在未來,原來民俗療法也是一種「方法」。運送情趣娃娃的情節也設計得很有趣,身為「男生」的黑輪竟然不知道該拿這個包裹怎麼辦,騎著機車放哪裡都不對。這個生意的機制也比我們所想像的更有「人情味」,一開始以為是一個不斷壓榨運送司機時間的商業模式,沒想到從情趣娃娃開始,竟然也是「以物易物」,A傳給B、B傳給C,是一個非常有機又古老的交流方式,最後最後,黑輪穿過C門町那些渺無人知的暗巷,到西門町常見的街頭壁畫前,敲敲牆壁,打開來是一個破敗的古老道觀。(難道是九又四分之三月台或納尼亞的魔衣櫥?)

《揭大歡喜》

圖片來源:奇摩電影

電影裡的扮裝遊戲

女扮男裝是莎士比亞《威尼斯商人》的情節,在這部片裡卻成為主旋律。在一個男男女女皆能相愛的世界,居然也有改變性別的需求嗎?《揭大歡喜》就遊走在這個巨大的問號中,一開始黑輪喜歡羅絲是靠著她的味道跟眼睛,有著相同味道跟眼睛的羅斯福為什麼就不被愛了?靠著簡單的闖關謎題,黑輪一再探索「愛」羅斯福的可能性,但這個故事又不是俗套的說「愛就愛,無關性別」,整個闖關謎題看似在折磨黑輪,其實是在考驗說謊的羅斯福,從在柔道按摩館的足部按摩,到掏耳朵的茶館,羅斯福從承認自己說謊到暗示性愛的互動,從頭到尾似乎都是「對自己誠實」這件事而已。

《揭大歡喜》

圖片來源:奇摩電影

故事最後黑輪帶著羅斯福回到道觀,羅斯福總算找到自己的父親,而黑輪則跟著師父被帶走(師傅的細節設定也很有趣,扮演者是白小櫻,但她的配音是白潤音,簡單的創造了亦男亦女的角色),師父靠著講道也成功「說服」了要逮非法宗教的警察(警察在這部片裡甚至不是守護秩序的角色),所謂的「非法宗教」除了寫書法、發護身符、焚香之外,看起來也沒有明顯的違法事蹟,在C門町這樣一個完整商圈處處是人的地方,他們甚至有一個完整的溫室,是一個除了旅館之外有綠意的地方。保留了古老的美好和所謂的「傳統價值」,傳統價值看起來和進步價值對立,但在電影裡卻巧妙地融合在一起。

《揭大歡喜》

圖片來源:奇摩電影

《揭大歡喜》是一個只關於性別的故事嗎?不是,《揭大歡喜》開啟了全新的視角,告訴我們在同婚通過之後下一步是什麼?下下一步是什麼?它給了我們瘋狂卻不失合理的奇思妙想,推薦大家可以進電影院享受這場奇幻旅程。

Shademin

點此看更多影劇評論

其他人還看了下列文章

留言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