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漫畫家》第六集:劇情發展

by emma
0 views

前情提要

《戀愛漫畫家》隔天,姊姊要離開前,在清一郎的耳邊講了悄悄話。講完,愛子就陪姊姊一起去車站等車了。姊姊告訴愛子,她知道他們倆人不是戀愛關係。只是她看到愛子能有一個可以依靠的人,便放心很多了。她也叮嚀愛子,有時候另一半不是去尋找到的,而是不知不覺就可以在一起並走很遠的人。蓮把那幅畫拿給清一郎看,他問他: 畫中的少女,是愛子嗎…?

 

劇情發展

清一郎只是淡淡地否定了那幅畫是愛子的事情,蓮也就默默把畫收回去了。由於咖啡廳酒吧的店員由奈突然身體不適,所以愛子就開始在咖啡廳酒吧裡打工。愛子對藤悟說她知道他跟由奈是情侶,也跟他說這件事是可以告訴她的。藤悟卻一副裝沒事的樣子去忙客人餐點了。

向後看了清一郎的大綱,他在掙扎要讓清一郎跟愛子繼續幸福的相處下去;還是要狠下心來,把清一郎變回那個不知幸福甜味的天才漫畫家。他到了咖啡廳酒吧處理工作,也看到了正在打工的愛子。

早瀨也來到了店裡,明顯是想要跟愛子有所接觸。不過藤悟幫愛子擋下來了,吩咐愛子去外送。

《戀愛漫畫家》第六集:劇情發展

早瀨也來到了店裡,明顯是想要跟愛子有所接觸。不過藤悟幫愛子擋下來了,吩咐愛子去外送。

圖片來源:レンアイ漫画家 – フジテレビ 官方網站

 

愛子到了外送地點,才發現是自己家。其實,清一郎在這幾天愛子打工不在家時,都有點寂寞。加上他早上要煮咖啡找不到咖啡豆,又看到了愛子在冰箱貼的咖啡廳酒吧的名片後,便打去店裡要外送。不過,就在愛子送完咖啡要轉身離開的時候,差一點跌倒,是清一郎即時的從沙發上跑去扶助她,她才所幸沒有摔倒。愛子倒在清一郎的懷裡,兩人雖然對到眼了幾秒,卻馬上彈開。

愛子對清一郎說對不起,清一郎糾正她說應該要說「謝謝」才對。愛子就忍不住抱怨說: 剛剛這麼令人心動的時間點還要教訓人,清一郎真的很破壞氛圍。不過愛子也馬上意識到自己說了心動二字,她趕緊改口說不是真的心動,是模擬戀愛的心動。剛剛只是嘴快不小心講錯而已。但這個事情,已經大大的影響了兩人,彼此都在獨處時想到剛剛自己是心動了嗎?

雖然愛子被藤悟支開,早瀨終於也抓到時間跟向後打聽愛子的事情。向後也只好把模擬戀愛的事情告訴早瀨,要他一定得保密。此時,金條老師也來了,好像是跟早瀨有約。愛子也剛好回到店裡,直接就被金條老師纏住,要她告訴自己刈部瑪利亞的任何消息。愛子當然不能說,就用官腔打發掉金條老師了。

《戀愛漫畫家》第六集:劇情發展

向後把模擬戀愛的事情告訴早瀨,要他一定得保密。

圖片來源:レンアイ漫画家 – フジテレビ 官方網站

 

晚上清一郎收外賣時,是藤悟來送貨。他很不開心,因為他是期待愛子回來送外賣的。藤悟離開前,要清一郎不要再玩弄愛子了;他知道是清一郎要愛子談模擬戀愛,又讓她搬進家裡。藤悟說清一郎的手段很卑弊。清一郎對愛子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所以便鎮定的回嗆藤悟。他這些話,不直接告知愛子,才更卑弊吧。說完就要藤悟快滾。

雖然藤悟賣的飯很好吃,但清一郎還是一直看著時間,心心念念的等著愛子回來。

愛子終於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她跟藤悟在店裡喝啤酒。藤悟就也把他覺得愛子不適合模擬戀愛的工作告訴了她。不過這時,店裡的電話響了,愛子跑去接電話,是由奈,她說她有點擔心藤悟,但愛子說她會好好顧著藤悟的。由奈才坦承,她最不放心的就是愛子了,她覺得愛子太沒有戒心了。愛子知道要跟藤悟保持距離了。

她買了一兩罐啤酒回家,想在家裡再喝一次。清一郎聽到她回家後,便也出來看看她。他跟愛子買了一罐啤酒,跟她一起在飯桌上喝酒。不過他喝得太豪邁了,讓愛子不禁笑了出來。愛子以為清一郎的酒量很好,結果他豪飲後,就趴倒在桌上不省人事了。愛子只好獨自把他搬到客廳的沙發上,看著清一郎的睡顏,愛子忍不住脫口而出說: 好可愛。

《戀愛漫畫家》第六集:劇情發展

愛子看著清一郎的睡顏,愛子忍不住脫口而出說好可愛。

圖片來源:レンアイ漫画家 – フジテレビ 官方網站

 

隔天清一郎起床後,才發現自己昨天醉倒了。雖然愛子先去打工了,還是有準備早餐給清一郎,他沾沾自喜。

蓮放學後,在路上遇到了金條老師跟她姪女,也就是蓮的同學。金條老師想要藉機利用姪女跟蓮的交情,帶兩人進去清一郎的家。蓮果然不能拒絕小女生的請求。帶她們到了家裡中庭後,蓮說不能進屋子。但金條騙蓮說她很急著上廁所,蓮不得已讓她進屋。她立刻飛奔去找刈部瑪利亞的工作室,還偷了一張原稿。在當她被蓮抓到,被蓮趕出來時,剛好遇到了洗完澡出來的清一郎。他氣急敗壞,但又看是蓮帶她們進來的,只能讓兩人溜走。蓮在抓到金條老師進清一郎工作室時,眼尖的看到了一張照片。上面是清一郎跟蓮的爸爸,還有一個女生的合照。蓮也把照片拿走了。

等到金條老師她們走後,蓮便拿著剛剛偷到的照片去問清一郎,照片上的女生是不是他的媽媽。清一郎很生氣蓮剛才的所作所為,便要他滾出家裡。蓮只能去咖啡廳酒吧找愛子,他一看到愛子,就大哭了出來。愛子趕緊把孩子安撫進店,藤悟煮了一份蛋包飯給蓮吃;還提早閉店,讓三人玩在一起,逗蓮開心。清一郎想了一想,還是出來找孩子。他照著地圖找到了愛子打工的咖啡廳酒吧。雖然店外是寫休息中,但他還是直接開門探頭進去看看蓮有沒有在。不過他看到三人在玩桌遊,還玩的不亦樂乎,好不和諧。他就悻悻然地離開了。愛子有感受到有人開門看他們的眼神。她追了出去看是誰,但沒有看到已走遠的清一郎。

愛子回家後,她便唸了清一郎,不管是多嚴重的事情,叫蓮滾出去也有點太過份了吧。她還問說照片上的女子,跟兄弟倆有什麼瓜葛嗎? 沒想到清一郎聽到愛子的提問,便又氣憤的大聲說,愛子只不過是一個外人,沒有資格去探聽他的家人這些私事。被清一郎這麼一說的愛子很難過。

門鈴突然響了,她看到是藤悟送蓮的書包回來,便出去拿了包包。不過她落寞的神情太明顯,她也跟藤悟說,明明清一郎剛剛說她的事情是事實,但為什麼她會這麼震驚跟難受。藤悟看不下去,便直接吻上了愛子。

清一郎本要再去找愛子,但他一出房門,就接到了一通電話。是一個叫美波的女子,她剛得知清一郎的弟弟的死訊…

 

Charlie Tsai

 ☞點此看更多影劇評論

其他人還看了下列文章

留言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