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樓的天堂》5、6集:面具下傷痕累累的靈魂

by emma
22 views

《四樓的天堂》第5集:戴面具的人

  《四樓的天堂》Leto是希臘羅馬神話中的暗黑女神,阿波羅和阿提米斯的母親,隱藏在太陽之神阿波羅和狩獵女神阿提米斯背後偉大的母親,每當她出現在藝術形象之中,總是帶著面紗,象徵著謙虛樸實的母親形象,正是歌手勒托選擇暗黑女神作為舞台形象的原因,為了「替自己發聲,也想要替那些沒有故事的人發聲」,選擇了這樣的舞台角色出道,然而命運彷彿有她難以預料的力量,想要藉由暗黑女神的形象替弱勢或被噤聲的人發聲,卻反而禁錮了自己,為了維持暗黑女神形象,變成了一個自己也困惑認不得的人,在與自己的對白之中疑惑著「什麼是原來的我?」彷彿戴上了面罩,隱藏了對音樂最真實純真的慾望,而一昧追求媒體曝光率和螢幕形象,永遠都只是製作人男友「KZ的女朋友」,自我已然迷失,凡事依賴他者/他物,黑色高跟鞋和助理成為她對自己沒自信的依賴物,彷彿有了這些她才能安心,一切都只是隱身在創造的人物形象/他人之後罷了。當天意丟出「那就看你是不是覺得你這個招牌是代表你自己了!」的疑問時,她才慢慢認知到究竟是她賦予暗黑女神角色力量還是這個角色牽制著她的存在?

《四樓的天堂》5、6集:面具下傷痕累累的靈魂

《四樓的天堂》

圖片來源:   噓!星聞 UDN

 

  張淇和學長莊子的婚外情終究紙包不知火,被週刊爆料出來,震驚之餘的她試圖聯繫對方一同面對,一直以來深受父母婚姻不幸福陰影影響的她,認為婚姻並不是必要的結果,彼此的關係不需要特別定義,超越婚姻的自由是旁人無法理解,然而現實總是殘酷的,她的自以為是在對方眼裏卻微不足道,難以擺脫社會價值觀的他決定回歸家庭,繼續困在一個不幸福的婚姻關係裡,因為半藝人的身分禁不起醜聞的衝擊,在權力、利益和感情之中,他毅然決然選擇了前者,繼續回到帶著面具的人生,維持愛家好男人及事業優秀的兒科權威的形象。

《四樓的天堂》5、6集:面具下傷痕累累的靈魂

《四樓的天堂》

圖片來源:ET Today星光雲

 

《四樓的天堂》第6集:人生的95分

  張淇的母親是個100分媽媽,對於拋棄家庭前夫的恨意始終無解,彷彿將所有希望投注在獨生女張淇身上,她對於張淇求學生涯裡種種不合理的高標準要求,讓張淇藉由反抗權威來表達自我,選擇心理師試圖療傷的她,面對母親時卻往往失去了宏觀的觀點,似乎母親是她最大的弱點,能夠臨危不亂面對病人的痛苦,卻在母親面前回到了任性放不開的孩子。在母親昏迷過世前,她想起國中時的往事,對於她考了95分不滿的母親,不理解原來看著母親日日以淚洗面,小小的張淇故意考低一些試圖轉移母親的注意力,還責怪她的不用心,一方是帶著望女成鳳的壓力,而另一方則是心疼那個超人媽媽的痛苦:「好像我每件事情都100分你才會認可,然後別人也才會認可你。你有沒有發現你也要求自己每件事情都要100分?但其實現在想一想,我們兩個其實已經都很厲害了耶。都已經95分了,你不覺得很厲害嗎?」

是啊,何時我們才能放過自己,多愛自己一點呢?

《四樓的天堂》5、6集:面具下傷痕累累的靈魂

《四樓的天堂》

圖片來源: 車勢文化

 

《四樓的天堂》5、6集觀後感

    Leto暗黑女神不正是張淇母親的形象嗎?一個為了孩子付出所有的傳統女性,張淇的父親離開了自己原本的家庭,另組家庭,留下前妻和一個女兒,母親對於父親充滿了恨意,但卻對女兒毫無保留犧牲自我,提拔了獨生女長大,死前唯一的希望就是她能結婚生子,以後才有人供奉,如此為了孩子付出的母親角色,也正是許許多多台灣的母親形象,一輩子帶著犧牲自我的面具,如同帶著面紗的Leto,只為了孩子的發光發熱而存在,最後黯然退場,如同Leto在生下兩個孩子後,就此消失在神話故事中,成為隱形的母親形象。

    當發現婚外情被曝光而男方又失蹤的情況下,回到家的張淇故作堅強,試圖隱藏自己如暴風雨般的內心世界,固執的母親默默在一旁看著女兒的倔強,只淡淡說了一句「身體洗一洗,早點睡。不用想太多,事情過去就好了。」這家常關心的話語卻隱藏了母親對女兒無盡的愛和關懷,帶著點心疼,不善言辭表達愛的雙方,明明如此靠近,卻無法坦誠相待,如此帶著面具的親子關係也正是許多台灣家庭的寫照,看著看著,我也不禁留下了眼淚,想起自己和家人的關係不也是如此嗎?

    不夠坦承的我們,又愛又恨的緊張關係,彼此拉扯撕裂著,當意識到這樣的狀況時,我們帶著面具之下的靈魂卻都傷痕累累。。。

《四樓的天堂》5、6集:面具下傷痕累累的靈魂

《四樓的天堂》

圖片來源:ET Today星光雲

 

Buffy Kao

☞點此看更多《四樓的天堂》

點此看更多《影劇光河》

其他人還看了下列文章

留言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