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樓的天堂》3、4集:過去的痛,印記傷痕

by emma
13 views

《四樓的天堂》第3集:過去的幽靈

    《四樓的天堂》卡車司機永銘(吳昆達 飾演)因為長期開車造成的職業傷害,身體沒有一處不感到疼痛,推拿師天意判斷他胃經不通,「通則不痛,痛則不通」,身體的不暢快導致阻塞,自然身體籠罩在一片病氣之中,處處不適。沒想到這強大的病氣也連帶影響了天意,牽扯出他灰暗不為人知的過去。那個模糊場景中抱著哭泣孩子的女人、在老房子裡扶著受傷的男人,一切的謎團在一個人物的出現似乎透露出一些真相 – 天意曾經混過江湖,而這就是拉扯著他的過去幽靈。

        出獄的傑哥對於天意未曾去探望他,反而還選擇拋開過去與江湖的連結感到不悅,試圖東山再起的他,藉由過去的情誼勒索天意,無奈之下,天意只能屈服。已然創造第二人生的天意,似乎試圖抹去不光彩的過去,然而事實就是你的過去永遠不會是過去,過去的幽靈永遠有辦法找到方法滲入你的生活困擾你、折磨你,如同過去的傷痛在身體留下了痕跡,冷不防就冒出來使你痛苦萬分。更重要的是,這些過去的幽靈將不會消失,彷彿也正暗示著我們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面對並處理進而放下它,因為選擇逃避並無法遺忘。

《四樓的天堂》3、4集:過去的痛,印記傷痕

《四樓的天堂》

 Yahoo奇摩電影

 

    同時,宇宙也帶著天意交代的任務再度回來找尋身體的解答,功課的目的是要宇宙探索自己,說出自己的故事,這就是一場探究瘡疤的旅程,而在回溯自己成長過程的同時,宇宙也必須面對自己過去的幽靈。母親的離去、父親的離世、寄養家庭的經歷、與愛人小綠擋拆消耗身體能量等等歷歷在目,都在在顯示了他如何一步步封閉自己,當天意點出「你需要一個家」時,被點到痛處的宇宙哽咽了,這些痛苦的經歷讓他感到沒有歸屬感,最後當小綠也讓他失望時,他只能從此關起那扇情感的大門,唯有如此,他才能不再感到痛苦失望,然而身體卻深深烙印了這些痛苦。

他們的過去,永遠都如同幽靈般折磨著身體和心靈。

 

《四樓的天堂》第4集: 女孩勇往直前

    妮可姐(丁寧 飾演)在一間活動企劃公司擔任團隊負責人,然而高標準的她卻嚴以律己更是嚴以待人,長期下來不僅身邊的人受不了而離開,而身體自然也消耗不了這樣的負能量並開始抗議,天意對她的判斷是大腸經不通,導致她便秘、頭痛、膝蓋痛、流鼻血,甚至脾氣暴躁,如此在職場上勇往直前的新時代女性所承受的壓力旁人難以想像,為了表現更傑出,她把自己逼到絕境,對於身體造成的傷害卻不自知,也連帶影響了心理狀態,她過得並不快樂,整個人浮躁不安火氣大,也間接影響職場人際關係,而這些或許也正是她無法在公司高升的原因之一。那她的犧牲,到頭來是為了什麼呢?

《四樓的天堂》3、4集:過去的痛,印記傷痕

妮可姐(丁寧 飾演)

圖片來源:車勢文化

 

    諷刺的是,藉由跑步舒壓的她卻正是因為不斷折磨受傷的部位導致狀況越來越嚴重,於是天意提醒她「人的身體是有極限的,不要對自己太嚴苛。」這段話對照出她對自己的高標準更是不甚唏噓,對於天意質疑她明明膝蓋受傷還堅持跑步的時候,她回答:「我會受傷就是因為我鍛鍊得不夠。」這樣的心態導致身體的傷如此惡性循環,永遠無法修復,而她就一直處於一個受傷的狀態面對每日的人生,可想而知,終有一天會倒下,身體的反撲如同天意所指是種防禦機制,「心裏受的傷會印記在身體裡面,你身體不舒服就是在保護你… 所以當你心裏面覺得安全了,才會真正變好。」

 

《四樓的天堂》3、4集觀後心得

    推拿師天意每每在推拿前的喝茶儀式,就是一個放鬆當事者的過程,如同心理師張淇和患者對話時的場景也是舒適而明亮,讓人感到無後顧之憂般將心裡話一股腦吐出來,而在推拿過程中去感受當事者的身體傷痛,也讓他能準確判斷他們的問題,點出身體受傷的部位時,也讓求助的人慢慢體會身體的傷痛被溫柔撫慰的感受,進而引導出他們說出那份藏在心裡的痛楚,如此療癒的美再融合了西方的心理治療後,讓東方推拿文化抹上一層豐富的文化之氣,引人入勝。觀眾似乎也在過程中慢慢探究自己的身體傷痛,期望能找到一個如天意般療癒人心的推拿師。

   然而天意的過去如幽靈般再度找上他時,也不禁讓人猜測是否正是這樣的過去,帶領了他進入療癒他人的職業,過去是混江湖的兄弟,帶來的是痛苦,手裡沾著死去兄弟的鮮血,接觸著死亡的黑暗, 而現在的他卻是藉由手的推拿技巧帶來了生命,給予他人重生的機會。在這「四樓的天堂」的推拿空間,人們離開時是被撫慰過的靈魂,對於過去承受的傷痛帶來了一線化解的希望。

《四樓的天堂》3、4集:過去的痛,印記傷痕

《四樓的天堂》

圖片來源:公視

 

Buffy Kao

☞點此看更多《四樓的天堂》

點此看更多《影劇光河》

其他人還看了下列文章

留言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