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樓的天堂》第7~8集:背負孤獨的枷鎖負重前行

by emma
163 views

《四樓的天堂》第7集:把過去打包

《四樓的天堂》宇宙當起了天意的學徒,天意對他下達命令「以後就好好地睡覺、好好地吃飯、好好地走路、好好地站跟坐、好好地呼吸」,也就是要他好好善待自己的身體-好好地活著,感受生命的律動與美好,將過去導致身體疼痛的壞習慣一一擊破,代表著過去的他已死亡,現在的他即將重生。童年的創傷一直刻畫在宇宙的心裡,而他的身體直接反映了這些傷痕,導致他開始放逐自己,如今遇見天意而似乎給予了活著的第二次機會,從初次見面被「通完水溝」後,宇宙也慢慢地在天意的引導下展開自我療傷的旅程。

《四樓的天堂》第7~8集:背負孤獨的枷鎖負重前行

天意收宇宙為學徒。

 圖片來源:中時新聞網

 

同樣地,一切遵循SOP的天意鄰居詹老師,也必須因為身體的反撲開始思考是否善待自己,在天意推拿下發現身體的異常而去醫院檢查後,被告知體內長出了腫瘤,儘管開刀後身體癌症指數仍然過高,讓獨居的她了解到,兒子女兒都有了自己的生活,一直要求100分的自己,不但嚴格要求他人,導致身邊的人一一遠去,對自己的嚴苛似乎也帶來了不可承受的痛苦,了解到一直背負承重負擔的她開始必須正視死亡的可能性,在宇宙的幫忙下打包家裡的雜物,也迫使她面對孤獨的存在。此時的她在打包實物的同時,也在整理記憶中因性格導致的錯誤決定,當宇宙提到詹老師過去的照片中只有風景卻沒有人物回憶時,天意的結論是「詹老師有很多想法跟規則,很多愛,關心很多人,可是沒有人要接受,就不斷地落空了。」無形中,這一次次的落空,也帶來了她壓抑的情感,身體毫無疑問的承擔了痛苦,最終導致反撲!但藉由打包丟棄過去枷鎖的同時,她也能漸漸看清真相而開始愛自己呢?或許這就是身為觀眾的我們也必須去正視的課題。

《四樓的天堂》第7~8集:背負孤獨的枷鎖負重前行

天意的鄰居-詹老師

圖片來源:   Bella儂儂

 

《四樓的天堂》第8集:親密關係對話

因劇場排練時的意外導致腰傷的小綠被宇宙帶來讓天意推拿治療,推拿的過程中天意發現她竟然沒有感覺,「應該要有什麼感覺嗎?」小綠疑惑地問,父母雙亡的她和阿嬤相依為命,彷彿在失去至親的那一刻她就關閉了所有情感連結,然而在推拿過程中,彷彿有什麼開關被開啟了,她情緒潰堤,絕望地說著「活著好累」,天意回應著「你應該是麻痺自己太久了。」並且丟出一個問題「你會不會是自己告訴你自己沒感覺?」,長久以來不斷尋找依附對象的小綠,是孤獨的存在。為了不再次受傷,她封閉了自己,5年前和

宇宙因為擋拆而成為共患難的情人,如今因捍衛親人的居住權再度把兩人牽扯在一起,而與宇宙在橋上的坦誠相待,揭發了兩個破碎的靈魂,試圖要在對方身上找尋歸屬感,但在心靈的傷害還沒被撫平療癒的時候,不過是找到臨時的屈居所罷了,誰也拯救不了誰,也註定要了沒有結果的戀情。但第一次的坦白,就是療癒彼此內心傷痛的開端,如此的親密對話,不正是開啟了生命茁壯成長的第一步嗎?    

《四樓的天堂》第7~8集:背負孤獨的枷鎖負重前行

小綠和宇宙。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四樓的天堂》第7~8集觀後感

 17世紀的英國詩人鄧恩曾說過:「沒有人是一座孤島」,儘管活在這個世界上如此的複雜和辛苦,如同天意所說:「好好的生活本身就是一個戰鬥。」當年紀增長,幼年時的天真逐漸被生命的承重真相所擊碎,取代的是世故而傷痕累累的靈魂,彷彿自己的存在是如此的孤單而透明,然而正因為生存的不易,才更顯得活著的美好,不是嗎?如同德國哲學家尼采說過:「凡殺不死我的,必將使我更強大。」所有過去的生命經驗都將烙印在身體裡-「情緒會留在身體裡」,而我們不斷在與之抗衡,這就是天意一直要帶給我們對生命的體悟,當小綠把自身意念強烈灌注在身體的鐵鍊刺青上時,她同時箝制了自己的自由,彷彿是犯下了弒兄罪的該隱後代一般,帶著原罪活著,告訴自己沒有逃脫的可能,就這樣日復一日痛苦的活著。我們又該如何讓自己更強大呢?那就是正視這些情緒的感受,細細品味生命帶來的承重壓力,面對它們並接納生命的不完美與缺失,然而最終我們必須放下,如同打包行李一般,整理的同時就是一段與回憶拉扯的過程,在此過程中,正面迎擊並終究放下,不就是證嚴法師所說的「面對它、接納他、處理他、放下他」?然而,又有多少人能如此坦然面對生命中不可承受的痛呢?但不可否認的是,壓抑並無法解決問題,最終身體會告訴你!

歡迎來到四樓的天堂,讓推拿師天意讓你的身體和你展開親密對話吧!

《四樓的天堂》第7~8集:背負孤獨的枷鎖負重前行

《四樓的天堂》

圖片來源:公視

 

Buffy Kao

☞點次看更多《四樓的天堂》

點此看更多《影劇光河》

其他人還看了下列文章

留言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