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樓的天堂》最終回:生命的完整始於多色的人生風景

by emma
259 views

《四樓的天堂》第9集:療癒者的療癒  

     《四樓的天堂》盲人音樂家以莉在表演前不小心傷到手臂, 被小綠帶去給天意治療,天意判斷她拉大提琴的時候因為姿勢不良,身體往前傾的關係造成拉琴的手出力錯誤,過度用力表現悲傷的結果而無法自然體會音樂帶來的療癒力量,天意對她說:「要是悲傷留在裡面的話,出不來,那音樂就不是一種藥,是一種癮」,點出了她努力用音樂抒發卻仍無法紓解情緒的問題,因此她只能一直用力、用力直到身體承受不了而受傷。本該是用音樂療癒他人,但自己卻沈浸在喪母的悲傷中,導致演奏出的曲子讓人感到異常悲傷,不僅是自己「整個人泡在悲傷中」,聽的人也因此受到影響,以莉也變成了需要被療癒的對象。

    同時張淇自己的領悟也讓她更了解生命的真相,「其實生命它混雜了各種顏色,它未必不是一種禮物」,當她在母親過世後爬梳與母親之間的關係、與過去愛人之間的關係,在與天意一次次的交談中,她也在接受療癒的旅程上,明瞭到生命的精彩更是在於它的不完美,過去的傷痛挫折塑造了今天的我,她既是療癒病人的施予者,亦是被療癒的接受者。

    同樣的,天意自己本身也是在尋找療癒的過程裡,無意間讓張淇發現了他的心魔,這個一直以療癒者身分出現的男人也是應該被療癒的對象,心中帶著對妻小的內疚感、對師父喪子的罪惡感,過去擔任傑哥保鑣的經歷所造成的悲劇不斷在夢裡出現,久久不散,這次張淇對他說:「讓我幫你吧!」由她承擔療癒者的角色,幫助他找到療癒的解方。兩個相知相惜的同路人,互相療癒的過程中,也發展出若有似無的情感,此時的雙方都應該找到與過去和平共處的方法,共同邁步向前。

《四樓的天堂》最終回:生命的完整始於多色的人生風景

《四樓的天堂》

    來源:鏡週刊

 

    這就是療癒者的療癒,當療癒者本身越強大,內在越穩定,才有資格對療癒對象提出診斷,如同張淇所說:「但如果我自己都無法勇敢的話,我怎麼可能叫其他人勇敢呢?」

 

《四樓的天堂》第10集: 成為一個完整的人

     當以莉在終場結束前隨著自己的情感,順勢演奏起幼時媽媽時常哼唱的搖籃曲以緬懷逝去的母親,讓台下的天意驚慌不已,狂奔上台抓住以莉的衣角問著:「你媽媽是不是叫秀枝?」這才揭開了天意女兒的身份,以為2歲就過世的父親出現在面前,以莉一時不知道如何應對這個陌生人。天意一心想彌補過去失去的時光,卻被張淇一語點醒夢中人:「這一切是需要時間的,急也沒用。」當自己也被自身課題困住時,連天意也亂了手腳,不知如何應對,更需要旁人客觀的指引。

《四樓的天堂》最終回:生命的完整始於多色的人生風景

《四樓的天堂》

來源:鏡週刊

 

    小綠和宇宙經過親密對話後,彼此的心境也不同了,解開了心結的兩人開始修復情感的道路,山埔腳的老房子即將被拆遷,小綠阿嬤也要搬去安養院,因此宇宙向她提出同居的提議,「我想要有個家,原本覺得不用活超過30歲,那是因為沒有依靠,但我現在有了。」此時的宇宙正邁向成為自己喜歡的樣子,在小綠身上找到了歸屬感,開始有勇氣拼湊媽媽的樣子,儘管仍然想不起來媽媽的臉,他卻描繪出自己心目中的形象,因為對他而言,這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對自己的人生有了重新開始的勇氣與力量,「可能最後一次了吧!好像想要完成一個什麼儀式,就可以告別,然後好好過生活。」

《四樓的天堂》最終回:生命的完整始於多色的人生風景

《四樓的天堂》

來源:噓!星聞

 

《四樓的天堂》第9-10集觀後感

    貫穿兩集的劇中劇更是呼應了生命的本質,當小綠在舞台上吶喊「我想看見醜的東西,我要聽見刺耳的聲音」、「我想嚐苦的味道」時都是對於生命最深處的吶喊,唯有經歷低潮的人生才是值得成為完整的。沒有各種顏色的佈置,生命的畫布是單一而無趣的,但是紅色襯托黑色的陰暗、白色襯托藍色的舒適,在對照之下,故事中的各個角色才漸漸找到自己的定位,成為自己認可的完整的人。

    過去永遠不會離去,他會一直留在我們的血液裡,房子的崩塌並不代表過去已然消失,過去種種的回憶仍然留在當事者的回憶裡,不管好的、壞的,當然也在身體上留下大小不一的傷痛,山埔腳的拆遷是傷痛的,而居民必須帶著對於過去被奪去的傷痛繼續前進,阿嬤說的那句:「只要活著,就還有機會」、「死很簡單,活著才是困難」,正是她對生命的透徹了解,我們能做的就是面對傷痛、處理情緒,活著就是一場場的戰鬥,當身體受傷的人離開四樓的天堂時,獲得了肉體重生的機會,同時也是被賦予了處理過去內心傷痛的機會,克服生命的痛苦再度用嶄新的態度面對人生,如同浴火鳳凰般,成為自己喜愛而更完整的人!

《四樓的天堂》最終回:生命的完整始於多色的人生風景

《四樓的天堂》

來源:Youtube

 

Buffy Kao

點此看更多《四樓的天堂》

點此看更多影劇評論

其他人還看了下列文章

留言討論區